2012年3月2日星期五

关于就业的语言或逻辑问题

失业者需要的是工作吗?语言的模糊会导致逻辑的混乱,因而这个问题应该重新表述。工作意味着(a)付出劳动,(b)获得收入。我们到底真正想要的是a还是b?每个对目前薪水没有不满到打算立即辞职的人,问问你自己,假如明天起你可以保留将来可预期的所有收入(或者略打点折扣),但是上不上班随你的便,你还会去上班吗?如果你和我一样,心说“既然有钱花,还上什么班啊,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多好”,那我们并不孤独,在欧洲抗议提高退休年龄的人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除了正好将自己的嗜好作为工作并且兴趣没有被消磨掉的幸运儿之外,恐怕绝大多数人去上班都是为了挣钱而非劳作。前者多多益善,后者越少越好。

你会说,我的天,这不废话嘛,还用讲?关键就在于,宏观经济政策和贸易政策制定者往往假装不知道这个道理,在劳动和收入之间选择最大化前者作为目标。当然,收入分布或许是个问题(或许不是),逻辑上,简单地最大化国民收入会让一部分人没有收入。但我们的讨论还没有到达那里,就卡在了让更多人去付出劳动这个违背人性的谬误上。

如果劳动最大化是政策目标,那么从激励的角度出发,政府就绝不能提供任何失业补助。相反,应该对失业者征收惩罚性的税收。因为理论和实践都表明,失业补助阻碍就业率的提升。

对此的一种批评是,失业补助可以让失业者有充分的时间和耐心搜寻更好的工作。如果这成立,反而又构成了反对除此之外凯恩斯主义开支的一个绝好理由。因为匆忙上马的公共工程(先不谈这一安排本身是否周密的问题)即便增加了就业,但临时性的需求消失后,工人们从这种不甚匹配的工作中脱身,又将立刻面临先前被掩盖的就业问题。而这时他们已经在政府直接或间接提供的缺乏可持续性的工作中损失了大量本可用来学习提升或搜寻长期工作的时间。简单地说,你如果不想自相矛盾,就不能同时主张政府既提供失业补助又扩大其它旨在直接增加就业的开支。不过,同时反对是可以的,因为财政资金一定来自于其它地方,很可能恰恰是更有效率的地方。

是不是该有人出来骂没人性了?毕竟,丢了工作也得有饭吃啊。没问题,可以用工作期间缴纳至个人积累账户的资金,以及真正的失业保险(就是说,所有人为不特定的少数人买单)来解决。

政府将劳动最大化作为目标,还可以推出如下政策建议:立法禁止任何旨在提高生产效率从而减少所需人力的研发活动,捣毁现有机器设备,回到男耕女织的时代。不过我们也不用这么走极端,光捣毁电脑让大家用手算就好了,怎么着这也能一举实现非文盲的全体就业。是的这一小段由巴斯夏代笔,欢迎通知方舟子。

另外,对未丧失劳动能力者而言,“非自愿失业”这个词没有意义。如果讲得通,那我也可以说我非自愿地百米跑不进十秒,非自愿地买不起兰博基尼,非自愿地享受不到冠希老师那样的艳福。我相信至少后两条是大多数男同胞的一致愿望。怎么样,让政府帮帮咱们?

出口拉动就业的贸易政策当然也要喷。出口是我们为了进口而付出的代价。外汇不是真实的收入,用外汇买回来的东西才是。所以出口意味着劳作,其本身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实际的收入,只有当期或将来实现的进口才是。压低汇率,即自己压自己的价,以增加出口,无非就是自贬身价给别人干活。我没看出来本来能卖一块二的东西自己降到一块钱,或者说更全面地看是现在或将来用相当于六块钱的东西去换回别人只值五块钱的货,有什么好开心的。真要是大家都给别人白干活干上瘾了,怎么没见那么多找不到工作的人去养老院当义工呢?搞清楚这些基本的逻辑问题,再来谈政策吧。

3 条评论:

  1. 阿妃你不穿插点热笑话是不行的

    回复删除
  2. 我就喜欢博主的文章,短短几段句话全是实实在在的干货啊,硬硬硬。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