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

Assorted Links

  1. Libertarianism.org
  2. 几种关于经济的典型迷思
  3. 罗尔斯+哈耶克的政治哲学: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正在罗尔斯,尚未哈耶克,待续
  4. Herbert Gintis在亚马逊上是个书评狂人
  5. 乔纳森整理的《伦敦书评》免费文章精华版
  6. Economic Principals上一篇关于哈耶克的文章提及了Bruce Caldwell,因而惊动了其本人来发表评论
  7. Karl Rove谈关于他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的五本书
  8. 诺齐克的一个访谈

2011年12月18日星期日

今日佳句

全球头号矿工(quant)伊曼纽尔·德曼(Emanuel Derman)又忏悔了一把

物理学和金融学的相似处在于它们所用到的数学语言的语法,而不在于它们二者的内容。

这句话是下面三段文字的结尾:

理论和模型不同。理论所做的是试图去发现那些维系自然世界运作的基本原理。它要的是证明,而不是理由。一个理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可以真实地描述世界是怎样运行的。只要你想一想那些关于物质的定律、有关光的方程,还有量子力学,你就会发现:它们和其他所有理论一样,只有发现,没有成因,因为它们本身即是事实。简而言之,理论是和别的事物没有关系的。

而模型,却总是和别的事物有所关系。它们是某种形式的隐喻或类比。把人脑比作电子计算机——这是一个模型;把电子计算机比作电子化的人脑——这也是一个模型。模型能做的仅仅是告诉你,某个东西很像什么,而且模型中一定存在简化,而这些简化很可能会省略这个物体的某些性质。

在经济学领域,没有“真正”的理论可言,我们能做的只有建立模型。比如说,有效市场模型就是将股票价格变化类比于房间里的烟雾扩散情况,然后用物理扩散原理来进行计算。但它已经发生了严重偏差。这样的类比是有缺陷的,它既不是理论也不是事实。要知道,物理学和金融学的相似处在于它们所用到的数学语言的语法,而不在于它们二者的内容。

是不是又有人想起哈耶克了?

2011年12月10日星期六

蛋疼

蛋疼,疼得快死了,三门问题竟然需要扯出贝叶斯公式来。更有甚者写程序模拟。只看到一个不故弄玄虚的

最初选三扇门中的一个,选任意门的获胜几率都一样,都是三分之一。比如选了A门,那么B门和C门后面有车的几率是三分之二。B和C门中的一扇(比如B)被打开,发现后面没有汽车,那么这三分之二的概率突然都转移到了C门上。选择C门的概率是三分之二,而不是和A门平分的二分之一。

说得更清楚一点,我们选了A门之后知道的信息是:其中奖概率是1/3,BC两门有奖概率合计为2/3,而其中必定至少有一个无奖,主持人也将打开这扇门。因而主持人真的打开一扇空门(或者说是只有山羊的门)这一行为,没有增添任何新的信息,不存在先验后验的问题,根本用不上贝叶斯法则,BC两门作为一个整体,中奖概率仍为2/3——亦即现在剩下的那扇门中奖概率为2/3,从而更换选择在概率意义上更合算。不明白人们吵得那么复杂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