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译文】“庞氏骗局”尚不足以概括社保之恶

原文:“Ponzi Scheme” Doesn't Quite Cover the Evils of Social Security

共和党初选现在成了关于社保的选战。德州州长Rick Perry一如既往地指责社保项目就是个庞氏骗局。而Mitt Romney试图靠为社保辩护来重振其竞选势头。Perry一马当先且支持率还在上升,看上去这会是大选的一次预演。

那么社保是个庞氏骗局吗?就其本身来说,是,但这还没完全概括其性质。实际上,社保远比庞氏骗局更恶劣

将社保项目比作庞氏骗局,既准确又必要,因为这样就捕捉到了它经济上根本的不可持续性。庞氏骗局不可持续,因为其承诺的回报背后没有相关的生产性投资,而仅仅是由其不断招揽更多新傻冒交钱的能力来支撑的。有人说社保不是庞氏骗局,因为它有权力强制吸收新的付款人。但那也没法保证这种算术能行得通。打从一开始,社保的付款人数与受益人数之比就一直在下降。这些数字众所周知,Charles Krauthammer又把它们给精炼了一下:“1940年社保开始按月发放时,每位退休老人由160个职工供养。1950年,这个数字是16.5个;今天,3个;20年后,只会有2个。”

Krauthammer接着描述了其后果。为了让骗局继续下去,必须从每位新入局的受害者身上榨取得越来越多:“1940年,一般的职工只要交出他工资的0.2%就能维持当时退休人员的生活;195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2%;今天,11%;20年后,会是17%。”与此对应,社保项目返还给每位新付款人的越来越少。恰如Andrew Biggs所见,这是社保与庞氏骗局的又一个相同点:

和庞氏骗局一样,社保项目给早期参与者投入的资金带去了惊人的回报,因为他们只给社保体系交了区区几年的钱,却能在退休后一直享受收益。1950年退休的人按其纳税额计算获得了20%的年收益率(恰好跟Madoff对其投资者承诺的回报一样)。

一位1950年出生的工薪收入者在这个体系中会得到大约2.2%的回报率,这比受担保的政府债券还低。而今天开始工作的人,回报率只会有1.7%左右。

在不远的将来,这个回报率会变成负的。也就是说,社保带给每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的前景,是未来40年的无谓损失。这么看来,社保项目强迫新人加入的权力,让它变得更坏。至少,一个私人性质的庞氏骗局会自生自灭。当受害者发现自己被骗,骗局就完蛋了。但社保是你无法逃脱的庞氏骗局,就好像Bernie Madoff东窗事发之后被提升为了财政部长。

这让我想到社保与庞氏骗局最关键的相似之处。Krauthammer和Biggs都认为,社保的初衷不是欺骗。他们大错特错。社保不是个真实的投资项目或者保险计划,因为其税收收入没有投入生产性的实业,而是马上就被花掉了。但从一开始,它就是被包装成貌似正常的退休金计划来推销给美国人民的。就连一群南卡罗莱纳州的茶党支持者们都这么看待社保体系。他们告诉记者:“我们在社会保险里投了钱的”,“它不是政府补贴(entitlement),它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还有,“那就是我投入社保的钱——我有权拿回来。”

这些人是几十年来这场惊天大骗局的受害者。在经济意义上,实际情况是,他们掏给社保的钱早就没了——而法律现实是,他们以为自己应得的利益根本不属于他们。法庭裁决已经明确,政府没有义务给他们什么,除了国会选择付给他们的无论几个子儿。

残酷的真相是,社保的受益人们被忽悠相信他们只是在拿回一份退休金计划里属于自己的钱,但其实他们只是又一群福利领受者。他们拿到钱不是因为他们在投资账户里有钱,而仅仅是因为华盛顿的政客们为了取悦压力集团,用福利来买他们的票罢了。

如果社保真的是个福利计划,那它可谓是史上最没必要的福利项目。这个体系的主要受益人是中产阶级。但中产阶级,根据定义,是社会中不需要福利的一部分人。将中产阶级与穷人区分开来的标志性特征就是,他们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为自己买单,自力更生。

中产阶级能挣够钱养活自己并且积累起储蓄。这正是社会保险的邪恶之处。它公然反对和阻碍储蓄,特别针对中产阶级。

富人和穷人往往能逃脱社保之害。富人的收入超出了工资税上限,所以只有相对很小的一部分被社保征税。穷人有多种税收减免,如将社保税返还他们的收入税抵扣。但中产阶级无处可逃。他们没穷到能获得税收减免,但他们所有或大部分的收入都要缴全额工资税。他们在全部工作年限内都会看到收入的13%(算上雇主承担的工资税份额)从工资单上被吸走。

想想这个数字,13%,再把它跟全国的储蓄率——普通人将其收入置于真实的生产性投资项目中的百分比——比一比。在多年徘徊于0(并在金融危机之前短暂地低于0,也就是说,储蓄净值为负)之后,全国的储蓄率一度爬升至7%,现在位于5%附近。社保压制了这个数字,一方面直接攫取了中产阶级职工13%的收入,令其无法转化为储蓄,另一方面是通过诱骗潜在的储蓄者们以为自己已经为退休生活存下了钱。压低储蓄率导致中产阶级私人财富大规模缩水。而对整体经济来说,这意味着主要的资本生产阶层提供的资本大规模地流失。

这就是社保将自力更生的大多数变成又一个福利国家压力集团的机制。中产阶级职工本可以通过勤奋储蓄变成“隔壁的百万富翁”,现在却被鼓励成为隔壁的福利寄生虫。

如果你觉得这只是巧合或者“非意图的后果”,再动脑子想一想。社保的守护者们拼死阻拦了所有可能会将中产阶级排除在社保体系之外的改革。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那么激烈地反对会减少小康人士所得收益的“经济状况调查(means testing)”,这也是为什么政客们在70年代投票让社保收益随工资增长而非按通胀调整。他们不希望社保变成仅仅让老年人摆脱贫困的最低保障项目,因为这样一个项目与中产阶级的福祉无关。这个体系的支持者们下决心要让中产阶级依赖上社保,因为这能让后者成为大政府永远的后盾。

中产阶级经济上的独立地位总能给腐败和暴政体制制造麻烦。其他的社会阶层都很容易被收买。最富的人能通过裙带关系被搞定(想想Jeff Immelt和通用电气),而穷人可以被利益许诺所诱惑和煽动。但社会的另一部分,中产阶级,人数够多也够有钱,可以不听国家的话,保持独立,让嗜权的统治者芒刺在背——直至中产阶级福利国家的降临。

这让我们看到社保的终极之恶:它给我们的政体带来的严重破坏。如Robert Samuelson最近观察到的:“1960年,国防是政府的主要职责,占联邦开支的52%。2011年——即便身处两场战争之中——它也仅占20%,并且比例还在下降。而社保、Medicare、Medicaid和其它退休项目构成了非利息联邦支出的大约一半。”联邦政府的主要工作曾是保护我们的生命和财产,现如今变成了给不工作的人送支票。

于是乎我们有了一个极具欺骗性并且不可持续的社保体系,它压制个人的资本积累和整体经济的增长,让自足的多数人蜕化成了跪在国家脚下的乞求者。这整个体系在智识上是不诚实的,在经济上是毁灭性的,在道德上是败坏的。

仅仅是个庞氏骗局吗?真是那样我们就太走运了。

用典型政客的话来说,我们将要开展一场“全国大讨论”,讨论如何以最佳和政治上最为妥当的方式结束这场骗局。但无论如何它就是一个骗局,一个无耻的谎言,我们越快摧毁它越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