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学术市场

看到有人向奥派人士发问,为何在绝大多数问题上推崇市场的他们,却会抱怨学术市场竞争所形成的奥派被边缘化的局面。这让人哑然失笑,分不清提问者是真傻还是装天真,毕竟在经济学论文首页的致谢脚注中看到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资助之类的说明应该并非罕见之事,就算读论文真把人脑袋读木了,也不至于不记得这一点吧。官方资助自有其标准,钱是最好的指挥棒。无论是从方法论还是政治立场出发,都很难想象政府会像支持看起来貌似更“科学”也更能提供“做点儿什么”的政策建议的主流经济学一样,以同样的力度支持奥派经济学家生产知识。

当然,难以得知学术界这类政府资助的准确规模及其与私人赞助的比例。不过我们不妨先看一看或可被称作学术下游市场的经济学家就业市场。以美国为例,2008年时,仅联邦政府的劳工部就雇佣了1262名经济学家。总体上,就那一年来说,除去在学校里教书的之外,有多达53%的经济学家就职于各级政府(这应该还不包括间接为政府提供服务者,如智库研究员等)。更具体地,经济学家们的前五大雇主中的一三五分别就是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其中联邦政府雇佣的经济学家是第二名管理咨询服务业的两倍多。如果一个行业在执行自我再生产功能所必需的教师之外,政府包揽了超过一半的就业,我们实在不好声称,这是一个大体上摆脱了政府有形之手的市场。就政府作为就业去向而言,比这比例(53%)更高的就业市场还有几个(中国的党校毕业生除外)?

这还没完,别忘了国际组织。据邹恒甫透露,世界银行有逾万名经济学家,虽然名称可能有所不同(有理由怀疑采访者多写了一个0,但1300显然也不是个小数目)。IMF呢?如果按照出资比例计算,美国政府总共养了多少经济学家?还有,美国大学培养,最后被其它国家的央行、财政部要去的呢?很让人好奇啊。

既然下游市场的需求如此,上游市场作为供给方,即便本身没拿太多政府的钱,其面临的激励恐怕也早就算不上多么不沾政府的凡尘了吧。那么经济学学术市场的“竞争”,究竟应被视作怎样的竞争?我们又该如何评价这样的“竞争”下所形成的“市场”格局呢?

Update: 对经济学教授们的收入来源结构我不太了解。不过研究教育问题的慕容飞宇兄在评论区说:

最大的那块应该是大学教授吧。大学教授其实也基本上是政府养的。因为公立大学的存在,私立大学现在也严重依赖于政府拨款了。

不知有没有行内的朋友能提供进一步的信息来确证或否证这一说法。

2 条评论:

  1. 最大的那块应该是大学教授吧。大学教授其实也基本上是政府养的。

    因为公立大学的存在,私立大学现在也严重依赖于政府拨款了。

    要不怎么学术界以liberal为主呢~~

    回复删除
  2. 私立大学吃财政饭我也是听来的,不过不是直接从政府拿拨款,我的说法不准确。看这里:
    http://www.makzhou.warehouse333.com/2011/04/14/2596/

    关于学术界以liberal为主见这里:
    http://blogs.discovermagazine.com/gnxp/2007/07/is-the-academy-liberal/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