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学术市场

看到有人向奥派人士发问,为何在绝大多数问题上推崇市场的他们,却会抱怨学术市场竞争所形成的奥派被边缘化的局面。这让人哑然失笑,分不清提问者是真傻还是装天真,毕竟在经济学论文首页的致谢脚注中看到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资助之类的说明应该并非罕见之事,就算读论文真把人脑袋读木了,也不至于不记得这一点吧。官方资助自有其标准,钱是最好的指挥棒。无论是从方法论还是政治立场出发,都很难想象政府会像支持看起来貌似更“科学”也更能提供“做点儿什么”的政策建议的主流经济学一样,以同样的力度支持奥派经济学家生产知识。

当然,难以得知学术界这类政府资助的准确规模及其与私人赞助的比例。不过我们不妨先看一看或可被称作学术下游市场的经济学家就业市场。以美国为例,2008年时,仅联邦政府的劳工部就雇佣了1262名经济学家。总体上,就那一年来说,除去在学校里教书的之外,有多达53%的经济学家就职于各级政府(这应该还不包括间接为政府提供服务者,如智库研究员等)。更具体地,经济学家们的前五大雇主中的一三五分别就是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其中联邦政府雇佣的经济学家是第二名管理咨询服务业的两倍多。如果一个行业在执行自我再生产功能所必需的教师之外,政府包揽了超过一半的就业,我们实在不好声称,这是一个大体上摆脱了政府有形之手的市场。就政府作为就业去向而言,比这比例(53%)更高的就业市场还有几个(中国的党校毕业生除外)?

这还没完,别忘了国际组织。据邹恒甫透露,世界银行有逾万名经济学家,虽然名称可能有所不同(有理由怀疑采访者多写了一个0,但1300显然也不是个小数目)。IMF呢?如果按照出资比例计算,美国政府总共养了多少经济学家?还有,美国大学培养,最后被其它国家的央行、财政部要去的呢?很让人好奇啊。

既然下游市场的需求如此,上游市场作为供给方,即便本身没拿太多政府的钱,其面临的激励恐怕也早就算不上多么不沾政府的凡尘了吧。那么经济学学术市场的“竞争”,究竟应被视作怎样的竞争?我们又该如何评价这样的“竞争”下所形成的“市场”格局呢?

Update: 对经济学教授们的收入来源结构我不太了解。不过研究教育问题的慕容飞宇兄在评论区说:

最大的那块应该是大学教授吧。大学教授其实也基本上是政府养的。因为公立大学的存在,私立大学现在也严重依赖于政府拨款了。

不知有没有行内的朋友能提供进一步的信息来确证或否证这一说法。

2011年6月14日星期二

地方竞争与央地分权

由秋风这篇《欢迎广东模式、重庆模式的竞争》联想到最近读过的《英国普通法的形成》一书。该书总结了13世纪后英国普通法的几个要素:

  1. 以地方王室法院或中央王室法院为核心的明确的、统一的法院体制
  2. 有关土地占有的大量实体法
  3. 土地案件中统一的诉讼形式
  4. 对侵害人身和动产的违法行为加以分类
  5. 采用陪审团对刑事案件进行裁决

作者特别强调了“普通”(common)这个词中“普遍的正义”这一层含义。在一个根本性而非技术性微调的意义上,每个人必须受到覆盖全国范围的法律的平等保护。也就是说,法下的权利平等,不仅仅是针对不同身份的个人而言,也需要不同地方的司法裁决遵循同一准则。这就意味着,司法体制不能太过地方化,以至于成为地方权力的工具,即便国师们为其戴上了“地方竞争”或“联邦主义”的高帽。试想一下,一个自身不分权,也在司法等事务上很大程度上不受外部干预的“地方”,其实未始不能被看作一个小号的集权“中央”。秋风还曾经声称,“‘封建’跟‘专制’是完全相反的两样东西”。可是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在某一方面,比如打老婆问题上,权力最终下放到了家庭而排除外部干预,那么单就这件事而言,以家庭为最小单位的封建和家庭内部的专制一点也不矛盾。不要笑,想想150年前美国爆发南北战争的主要原因与此是否有些相似。

就英国当年的司法改革而言,普遍而平等的正义是通过令状制度、王室法院和巡回审判来实现的。(神明审判和决斗裁决逐渐被陪审团取代亦是重大成就,但那更多地是技术上的。)显然,不能排除国王有借此敛财和扩权的双重动机。但关键在于,人们在地方法院之外有了别的司法救济渠道可供选择,审判由此可以更好地隔绝地方专制权力的影响,更接近普遍正义。在更广的意义上,司法体制一定的中央集权化反而是分权:原本集中在地方贵族手中的各种不同的权力,被分散了一部分至中央。随着司法改革及由此而来的法律人职业化、独立化,英国人的自由也扩展了。依此来看,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院是中国司法改革停滞倒退后唯一的亮点。而在重拳“打黑”的重庆,我们看到的是地方化推动社会进一步远离普遍的正义。

所以,比地方竞争更重要的,是地方与中央之间权力的去中心化和相互平衡。无独有偶,这也是美国复合共和制的精髓,只是进入20世纪后天枰失衡,过分歪向了联邦政府。还是那句话,自由往往是在不同权力的夹缝中生长出来的。独大的权力,无论是掌握在中央抑或地方手中,都极有可能是自由之敌。

2011年6月11日星期六

应求给出Project Syndicate英文版的全文种子

http://feeds.feedburner.com/Project_Syndicate(Google Reader用户点这里

读者也可选择先前已放出的中文版。内容似乎较英文版略少,也略迟。

另外,David Brooks重新开博之后我做了个他的专栏和博客的合烧种子:

http://feeds.feedburner.com/DavidBrooks(Google Reader用户点这里

不知为何,纽时尚未禁止这类爬虫抓取文章内容。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