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2日星期日

Mental Accounting

莫志宏发文质疑经济学里“沉没成本”概念的运用。她说经济学家们容易“将那些针对当事人的概念同这些概念在具体的经验场景中的实指对象混淆”,有点道理。分不清模型和现实的人很多。如有位经济学家否定刘瑜学术工作的方法论时就说她“达不到更深层的理性选择的行为研究,对事件的各方动机与冲突分析不足”。然而政治参与者(及其他各种主体)的“理性”,只是个编模型混饭吃用的假设,至多可以说他们仿佛(as if)在理性地行动。他们实际上理性与否,动机为何,除了他们自己和心理医生,谁能知道?不过莫老师把这个毛病推广到“整个经济学界”,就误伤了好人。Richard Thaler提出mental accounting有三十年了吧,关于人们实际上如何看待沉没成本的实验已经很多了。

其实mental accounting这个理论里还包含很多其它内容。在此之前,弗里德曼为了反驳凯恩斯主义而提出的永久收入假说猜测,人们会根据人生中的全部收入平滑自己各期的消费,不会使其因为当期收入的波动而出现明显差异。两个自然的推论是,退休前后的消费变化不会太大,而是否参与养老金计划也不会对当期总的储蓄有太大影响。但事实是,人们退休后立即而明显地减少了消费,另外参与退休金计划者并没有“理性”地减少自己其它方面的储蓄以保证当期消费大致不变。事实上,Thaler与合作者还利用人们的另一“非理性”特点,即status quo bias,设计了以Save More Tomorrow为名的,在自愿基础上通过设置默认选项来促进员工增加养老金的实验,运行良好。这也让他和Cass Sunstein有自信提出Libertarian Paternalism的主张。这样的个人账户,和Ptolemy兄批评的中国所谓“个人账户”当然完全不同。我同意Ptolemy兄的分析,强制征收并且主要投资于国债最后财政兜底的养老金,看清了说白了,翻来覆去其实也就是强迫我们买国债养政府,最后还钱的时候再收税搞点再分配。并且,真替老百姓的退休生活着想,就不会出现储蓄负利率和严格限制居民投资渠道这样的事了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