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日星期日

张五常与薛兆丰

老张在一篇文章的评论区托博客管理员代为声明:

  1. 薛兆丰从来都不是张五常教授的学生,现在也不是他的朋友。
  2. 张五常教授说,薛兆丰是不懂经济学的。

回过头来再看老张2002年给薛兆丰第一本书作的序,其实大有门道。序很短,仅六小段。前两段,1/3有余的内容,完全与薛无关。第三段,没有褒奖,只说薛文“长短适宜,文字上需要下的编辑工作不多”,所以对出版社而言是“成本较低的选择”。第四段,直言薛“有时咬文嚼字,不够潇洒”,后面接了一句不冷不热,刻薄点说就是阴阳怪气的话:“整体来说他的文章可读。”不知薛兆丰当时看了心里怎么想。换个人,估计要哭出来。第五段说薛斩钉截铁的文字“反映一个事实:兆丰是个有思想的人”。这算夸人吗?未必。同样的话用到马克思或毛泽东身上好像也挺合适。第六段劈头来了一句“兆丰不是什么经济学家”,然后不提他本人认为薛水平如何,只说阿尔钦告诉他,“这个青年懂经济”。

看看,从头到尾有一句真正的好话么?老张真够狡猾的。原来,翻脸的伏笔早就埋下来啦。

9 条评论:

  1. 现在薛兆丰这种半疯半傻、一半学者一半记者的状态,早点划清界限,是比较聪明的做法。以前在国外还好,现在人都回国了,谁知道薛教授哪天爆出什么怪论呢?记得以前不知听过谁说周其仁看上薛兆丰,有要把CCER交棒的意味。我觉得这事根本不靠谱。

    如果今天还有人为了赌薛兆丰可以在北大爬上去,而巴结靠拢的话,我感觉这种人恐怕会伤得很惨。我真不觉得他能成大气,让周围的人受伤倒是有可能的。

    回复删除
  2. 说起来,薛兆丰的西北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员是真的假的?西北的postdoctoral只有一个类似的visiting assistant professors and fellows,但在academic placement的PDF里面也没有看到他的名字(如果眼拙勿怪),莫非薛博士后完了就没有选择tenure-track career所以没有名列其中?

    说到我的这个怀疑,主要是看薛的几个文章涉及到社科类的问题的时候完全看不出他多少法学功底,不禁对其博士后的身份怀疑。

    回复删除
  3. CCER薛兆丰肯定镇不住。有姚洋在呢,十几年内都轮不到薛。

    Victor可以在http://www.law.northwestern.edu/searlecenter/上搜搜:)

    回复删除
  4. 有关CCER的事情,估计是薛兆丰自己炕头热,放出来的消息。忽悠媒体和社会用的~~

    回复删除
  5. 看了那个我更怀疑了
    1)Searl Center和Northwestern Law的关系更像合作而不是隶属,去年Searl Center的部分队伍和项目就搬去了George Mason Law
    2)搜索薛兆丰只能看到他作为Searl Center的代表参加了三次研讨会
    3)Searl Center本身也更像各种研究活动的组织者和出资方,而不像博士后研究站,或者法律博士后研究站就是这样的?
    4)在搜出来的三次会议名单中,Northwestern Law的与会人员和Searl Center是分别标明的,莫非说明法学院内部也不把这个中心的人当自己学院的看?

    薛兆丰要做法律的postdoctoral,那么起码他自己也要是JSD吧?那么之前还要修LLM吧?然后还要JD或者在国内接受过法律教育吧?

    我推测薛兆丰参加的项目不是博士后研究项目,只是在一个和西北大学法学院有合作项目的机构参加了为数不多的研究活动,然后就打出这名头了。

    回复删除
  6. 我也来了,亲爱的同志们,好久不见,非常想念,尤其小P同学!

    回复删除
  7. 我一直质疑薛兆丰是质疑他的经济学水准,他是经济学工程师思维,静态奥数题粉丝。京城不愧是帝都,国师也能被当成自由市场经济学家。

    期待真相,尤其他在美国的情况。

    (*^__^*)

    回复删除
  8. 其实如果大家怀疑的话没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纠察,可以在围脖上告诉方舟子一声,方大师搞这个比我们熟练多了。
    其实薛兆丰这种和大牛人秀亲密状来炒作自己也是很张五常大师学的。

    回复删除
  9. 我没方舟子的联系方式,haihan兄不妨把这一段转过去,我们全屏看戏模式开启,瓜子板凳蒲扇伺候,呵呵~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