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星期一

再续一段裹脚布

出乎意料,We are all Austrians now一文上了豆瓣九点文化频道,我意识到也许有必要把道理说得再显白通俗一些,以免产生误导,虽然这可能会让早就明白了的读者觉得又臭又长。

有人引用萨缪尔森说过的两句话批评奥地利学派:“想到过去在经济学中对演绎和先验的论证作用的夸大地宣扬——被弗兰克·奈特、被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夸大地宣扬——我对我的学科的声誉感到不寒而栗。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抛掉了这些东西。”Google之可得,这转引自马克·布劳格的《经济学方法论》。有意思的是,萨缪尔森本人影响最大的那些论文——除去与索洛合作的关于Phillips曲线的那篇——都是逻辑(数学)推导的产物,不是实证研究。而众所周知,数学,简单点来说,建立在集合论和逻辑的基础上,本身没有经验内容。数学证明都是分析的(analytic)。当然,它也可以与经验内容相结合,将其作为推导的前提,如同在物理学中一样。如果中途没有暗暗增加新的经验事实,那么经过数学推导,所得结论中一切经验性的内容,其实都早已蕴含在前提里了,只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

以萨缪尔森的公共品理论为例。如果我们接受了他对公共品——或者以他最早的用词,“集体消费品”——定义的性质,每个人对其的消费都不影响其他人的消费,或者后来更明确的归纳,即非排它性和非竞争性,再加上会出现免费搭车者,那么结论便很显然,此类产品必然会供给不足,根据定义便是如此。现实中有什么可以满足这些条件?萨氏首次提出这一概念时没有明说,后来在教材里拍脑袋想出了灯塔的例子,不幸被科斯盯上,后来的事情不用再说一遍了。萨氏这种先验演绎的方法,恐怕很难说与所谓奥派有本质区别。

回到话头,即聂辉华博士“层层垄断加价推高农产品价格”的理论。他在博客里说,“居然有人说农产品涨价与中间商无关,认为中间商无法赚取超额利润。这是一种典型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观点。”作为读者,我们自然期待在后面的正文中看到,他与合作者发现了中间商借垄断地位牟取暴利的证据。很遗憾,二位作者没有给出任何有关农产品中间商利润水平的统计数据,仅仅引用了一则新闻作为佐证。并且仔细阅读,我们会发现,这条新闻压根儿没提到垄断二字,甚至也没有痛诉中间商的暴利,反倒是充斥着“许多利润用来打点关系”、“管理费租金分一半利润”之类的小标题,以及流动小贩拿红塔山应付城管和保安的事情,这些明明都是在说明各种与权力有关的费用占据了差价中不小的部分,挤压了中间商的利润。事实上,根据文中的数字进行计算,根本得不出中间商赚取暴利的结论。如记者估算利润率最高(38%)的中间商刘先生,即便他说的“打点”之事都是子虚乌有,他当天也只有228元的利润。就算没有休息日,折合成月收入也只是七千元左右。注意,这是在北京,不是在贵州。

既然没有任何“垄断加价”的事实,这篇论文有意义的就只剩下了模型。模型中最重要的假设是零售商和批发商面临的需求函数,q = kp−ε。前面说过,分析,与综合相对,不能告诉我们新的事实。很多时候可以说,分析命题就是同义反复。所以,这篇论文有关中间商利润的论断,肯定就藏在了这条假设里。我们看到,这个函数确实已然表明了中间商具有可以垄断加价的强大市场力量(market power),后面的推导完全没有悬念,基本上就能缩写成一个同义反复的句子:因为中间商可以垄断加价,所以中间商可以垄断加价。于是作者就有义务澄清这一前提,告诉我们,他计算过现实中哪位有代表性中间商面临的需求是可以用这个指数函数来刻画的,哪怕只是与其足够近似。当然,我们已经知道,这篇文章里根本就没有关于垄断中间商的经验事实,也没有对其面临的需求曲线的估计。聂辉华用来反驳“中间商无法赚取超额利润”的,仅仅是武断地假定,中间商可以赚取超额利润。他与萨缪尔森和斯蒂格利茨等模型大牛一样,走的是先验演绎的路子。只是他们的假设与奥地利学派不同,在很多情况下,因为具体,反倒莫名得紧。

同样,既然至少在1866~1897年的美国,确实出现了长达三十年的伴随着通货紧缩的经济增长,我们就只能去试着解释为什么通缩之下可以有增长,而不是言之凿凿地“证明”通缩会怎样摧毁经济。因为无论诉诸文字还是数学,逻辑推导所得结论一定蕴含于前提之中。结论大谬,说明前提有问题,要么根本就弄错了,要么考虑到的因素都没错,但漏掉了其它重要因素。社会事实太复杂,因素太多,人不是神,无法面面俱到。筛选出起主要作用的因素,忽略作用微小的因素,往往近乎艺术。但无论如何,如张五常所说,不应解释不存在的事实(如聂博士这篇),“证明”有悖于经验的事实(如“通缩有害论”)也没有意义。

单就演绎推理而言,从诸如“人的行动是有目的的”之类极少的“公理”出发,能得到的有经验意义的结论是极少而抽象的,除非论者偷偷引入了新的经验事实。此类学说和斯蒂格利茨之流放在一起,就看你是要模糊的对,还是精确的错了。

1 条评论:

  1. 你拍脑袋能拍出萨缪尔森-林达尔条件,那你真的天生就适合干经济学这一行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