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9日星期六

好为国师

李华芳这句说得好:

经济学界怪现状,不讲产权,不讲市场,不讲自发秩序,而是神马温州钱云会案村有滩涂归国家,行政垄断企业应涨价,北京房地产市场要限购,不管这些人号称是奥派,芝加哥派,还是哈佛剑桥派。想说一句:都有一颗皇帝的心,都是一个太监的命。

近来在新浪微博上挺红的张永璟在后面作无知状:“看不懂您在说什么?只能表示围观...”他当然看不懂。看懂了当年还能对重庆钉子户事件写出如此为虎作伥的评论?要不是他自己在微博上提到,我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这篇在财产权问题还是“有没有”而不是“有多少”的地方大谈《不能只用唯财产权论审视钉子户》的奇文。法律我基本不懂,但逻辑感多少有一点,于是在豆瓣上转发,附言:“文中的Boomer诉大西洋水泥公司案跟重庆钉子户有何相似之处?其中谁是钉子户?还说什么‘基于阿罗定理,公共利益几乎是无法得到每个公民都一致同意的准确认定’,所以房地产开发就是公共利益了是吧?”。Ptolemy兄看到,给出了专业评判:

他就是胡诌。Broomer v. Atlantic Cement根本就不是一个财产权问题,与财产法无关,他是有关“公共滋扰”的侵权法案例。美国从来就没有开发商强拆那么一说。财产规则与责任规则也不是那么用的,根本就不是拿来为共产理论辩护的。

类似的还有又红又专的清华出身的一位。这里就不引用了。

我在豆瓣上弄了个名为“奇葩大赏”的帖子,长期更新。其中多半就是这类意淫自己当国家领导人的。“国民性”这东西说来是没有科学依据,但在这个国家你总能见到一个个不但好为人师,而且好为国师的奇葩,上到知识分子,下到的士司机,都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非常芮成钢。(铅笔社的周克成也有这毛病。)这种人的一大特点是,开口就“中国……,美国……”,或者“中央……”,“国家……”,要不就是干脆没有主语,“要加强……”,仿佛全社会都听他的。不信可以从那个帖子里抽两条出来先睹为快:

  • Google自取其辱,中国应对措施让人赞叹。非常的坚定,不管你那谷歌小丑如何拉扯,毫不理睬。有主体性,这是政治的精髓。没有它,就会被人调动,就会被人玩。有了它,就是你带着他玩,他就是你的工具,他在你面前无所遁形。
  • 有人在考验网民的智商呢。反正任何中央出台的东西,都是有人要努力搅一下浑水,打击中央的政治信用。

或许还可以加上兰小欢笔下的于建嵘

你不让儿童行乞了,好,算你成功了,可下一步呢?他们的父母还是乞丐,这孩子也还是没饭吃,怎么办?新浪微博上某位意见领袖大袖一挥:“那民政低保和义务教育补贴就应跟上。”恕我愚昧,我认为还不如直接建议他们移民美国,好像还更靠谱些。是这年头相信党相信政府的人越来越多呢?还是其实新浪微博上的这些名人们其实都是会写汉字的外宾?

哪来那么多把自己当领导的?啊?!我不知道这些奇葩是不是坐在显示器前面的狗,但我猜,经常上网的人都是屁民。有哪怕一丁点儿权力的人都不用天天亲自上网折腾,呼吁这个提倡那个的。你再怎么对军国体系的扩张“热泪盈眶,心情不能平复”,也不是你掌权。你还得为此买单,而且你交出去的不只有钱,还有可能的自由。

甘阳刘小枫之流,读书读了那么多年,也是这种病根没去净的主儿,与嗜谈中东局势和红墙秘史的出租车司机没有本质区别。红墙里的人如果知道这个国家有这么多二抢着为他们而不是为老百姓着想和说话,大概会时不时偷笑一阵的吧。

2 条评论:

  1. 我回国最大感受就是中国人的分裂,我那帮同学一个二个都咬牙切齿的说以后要出国,可谈及国内问题却又一个二个的“我也经常站在党的角度想......”

    回复删除
  2. 党中央还是很体察民心的,货币委员会里不就招了这么一位。让很多人看到了当“小李子”的盼头。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