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4日星期一

事关饭碗

fender老师在Buzz上说

在死磕Heckman等人为劳动力经济学手册写的教育投资回报率一章,170多页的“paper”综述了该文献40年的发展,包括理论假设的适用、现实的变化、测量方法的改进、使用不同数据的结果,以及最新考虑教育的心理成本、不确定性、以及cognative和incognitive能力差异等各种因素对测量结果的影响,引用文献超过了150篇。越看越不耐烦,不由得效仿起铅笔社各位仙长,文章往边上一丢,大喝一声:咄,巫术!……铅笔社……坚定地持有一个观点本没什么问题,砸我们饭碗可就过分了。

一位豆瓣学术名媛今天也写道

我问Patrick,为什么一定要说公民社会。他说,如果你没有一个关于公民社会的理论,社会学家就没办法解释公民权运动和新社会运动了。我说,那可以按照政治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的方法来解释嘛,他们最有本事把所有事情都说成是个人眼里的“利益”。他回答我说,布洛维说社会学家就是研究公民社会的,如果没有公民社会,社会学家就没什么好研究的了。我心想我X,你这说的叫什么理由——因为社会学家需要饭碗,所以世界上一定有个东西叫作公民社会——可人家也完全可以说世界上根本就不需要社会学家这种生物的呀。

有意思吧。

1 条评论:

  1. 饭碗是头等大事。

    其实还没说完呢,我还想说大家是共生关系,相煎何太急嘛~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