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4日星期五

我们时代的公众媒体

没有数据,以下自然就是我的个人印象。我想我就不代表亚洲了吧。

  • 中国最主流的媒体是哪些?像左派和某些“超越派”说的那样,是南周和南都?有(宣传口径更严的)电视在,怎么也轮不到它们。央视显然是当仁不让的舆论老大。即便在平媒中间,南方报系也排不上号。论发行量,考虑到摊派订阅,可以完全忽略名列第二的人民日报,也可以给榜首参考消息狠狠地打个折,但不可能无视环球时报在市场上的领先地位。这是日报。至于非新闻类的南周,发行量还不到《读者》的1/3。
  • 所以,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人绝不是长平、笑蜀——我很怀疑知道他们的人能占多大比例——而是汪涵(别笑,真不好笑)和白岩松,时评版上的意见领袖们号召力比“感动中国”获奖者都差得远。也所以,几家最著名市民报纸的时评版加起来,也没法像焦点访谈或每周质量报告那样呼风唤雨,播出后几分钟内就有人开始紧急部署,现场办公。
  • 再所以,舆论界音量最高的声音不是据说被说烂了的什么“自由市场”、“公民社会”(这些概念大部分老百姓应该还没听说过),而是“宏观调控”、“加强监管”和“坚强领导”。在老百姓那里,关键词应该会换成“贪官该杀”之类——“法治”还是“法制”,不在乎,反正分不清。
  • 主流舆论公认,这个国家管事的人不是一群,只有一个:姓中名央,满怀善意,无私无畏,高瞻远瞩。问题是下面总有些人不听话,要么是监管不严的地方政府,要么是囤地捂盘的房地产商。世界上其它地方也有问题:有个国家叫“西方国家”,有个媒体叫“西方媒体”,有种制度叫“西式民主”。想具体一点?美国××、美国**……
  • 在文化领域,触动我敲下这篇无聊东西的春晚,是绝对的风向标。一首歌上了春晚,可以在街头和公交车里从年头播到年尾,比如王菲翻唱李健的《传奇》(这首在她的所有作品里,播放率估计快赶上红豆了)。连韩庚都愿意以同一方式赚取更多人气,毕竟他的知名度远逊于春晚常客宋祖英等宫廷歌手。电视上能在很多年里重播的节目,多半是春晚小品。别的,占领不了大多数人的文化记忆。我们父母这一辈人,似乎除了春晚和毕福剑的星光大道,一年到头就不看别的文艺类节目。靠了他们,李玉刚或阿宝的人气不输给其他任何一个内地明星。
  • 比较国产“大片”和引进片的票房,很难说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被好莱坞占领。大部分人甚至没有看电影的习惯。电视剧才更受欢迎。不用说,电视剧市场上国产剧有压倒性优势。后面是港剧和韩剧。即便在网络观众群里,美剧也不能与前面几种相提并论。

既然敲出来了,我肯定不认为这些印象全然只是我的一孔之见。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和我的观感迥然不同。至于哪种看法更具代表性,什么才是这个国家的主流,各位自可判断,如果觉得这篇写着玩的东西值得动半秒钟脑子做个判断的话。不管怎样,大过年的,可千万别太认真,不然影响了心情可划不来。给大家拜年。

1 条评论:

  1. 嗯,不过美剧的影响力或许低估了些,越狱的主演米帅到中国来那是万人空巷,在机场比王力宏都受欢迎,当时两人不是同一般飞机也是前后脚出机场,粉丝差别真是很大。

    通俗媒体往往比严肃专业媒体的受众群要大,经济危机来了,newsweek倒闭,nytimes财政出问题,usatoday依然活的好好,当然南方系跟环球还是有可比性,你的观察基本认同。

    分享我的一个观察,10年前,南方周末第一被整肃时候,也是过年在火车站,看到一个农民工三四十岁样子,到报摊习惯性找南方周末,当时看到南方的封面是三个核心照片,毛邓江,他鄙视了一眼扔下去了,他们在城市最底层,见过太多所谓阴暗面,南方是他们的精神世界,当然也是我的,可是这份精神世界没有了,在城市里地铁报摊上,白领基本买环球,南方很少看,不能否认环球对读者把握上下工夫,民族主义加阴谋论去包装和传播官方的政治观点,要不是我从小听台湾中广广播长大,这头听江核心出巡,那头听李总统登辉先生到台湾各地巡视,养成我独立思考习惯,可能跟他们也一样,所以郎咸平和宋鸿兵红起来不是没有道理,早就打下来深厚的群众基础,就像冯小刚的电影,拍的在烂也能票房过亿,习惯性认同和接受,tiger mother似教育从小把独立思考给抹杀,扯远了,打住呵呵,祝博主过年快乐,开心。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