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星期四

最低工资

上周在豆瓣上发了一条

薛兆丰删了一条微博,我来帮他备个份:
刚才读者告诉我,一本腰封上写着“有史以来最受追捧的经济学博客”的书批评我时写道:“最低工资也有增加就业的时候,如果一个地区的劳动力市场都完全被一两个企业垄断了。” 我反问:“这一两个企业奉旨包养全部居民吗?” 一个赞成最低工资的经济学者,必须犯一系列错误,才可能达到那个结论。
话是郭凯说的。模型能推出来。张五常推荐的Jack Hirshleifer的价格理论教材里就有。
然后就有人在后面回复,不着逻辑地装屄。也很快有人转发。其实我只是转述别人的看法,不代表赞同。毕竟,如果真实世界中的人们不但不是,而且完全不像模型中那样行动,模型就毫无价值,无论其结论是什么,也不管它反不反市场。该模型的简单文字版可见于天涯上的一个帖子。看出问题来了吗?现实中的厂商是否面临那样的成本曲线,像模型中那样进行边际上的权衡,倒还是第二步的问题。首当其冲的是,这个模型完全忽略了劳动力和资本的替代关系。有什么理由认为,施行最低工资制后,不会有一些企业主升级设备,减少雇工?同样被忽略的,还有不同的合约安排。这些都是致命的疏失。当然,关键在于,我们能否在真实世界中找到和模型里一样,在最低工资制下根据那样的成本曲线进行决策,增加了用工的(垄断)企业?

这个问题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坐在办公室里折腾Stata软件的经济学家们来说,太难检验了。所以更常见的实证工作是更弱的版本,即在更大范围内估计最低工资制施行或提高标准前后,某地区某行业的就业是否有明显减少。本博之前提到过,David Card和Alan Krueger根据他们的若干研究,声称没有。至于中国,有人用上海的数据,甚至得到了最低工资增加就业的结果。所以尘埃落定了?反对最低工资制的都是意识形态分子?等一下,还真不一定。学过最基础的概率统计就知道,根据贝叶斯法则,这些人的结论,无论robustness check做得多充分,都未必成立。事实上根据同样的逻辑,完全可以做出另一个更骇人但不无道理的推断:大多数计量经济学,甚至生物、医学方面的统计研究,或许都是不可靠的

所以最低工资制的支持者还是挑几个大家都看得见摸得着的,符合他们理论预言的垄断企业出来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有几个就是几个,至少我是不会把这样的案例当作outliers剔除掉的。

4 条评论:

  1. 计量分析存在的问题,是知道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但不清楚关系背后的形成机制。

    回复删除
  2.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是理想状态下的情况。实际上不同的方法和不同的数据集做出来的结果可以是完全相反的。最低工资问题就是这样。

    当然形成机制就更不清楚了。所以更容易出错,比如Emily Oster对乙肝问题的研究
    http://blogs.wsj.com/economics/2008/05/21/revisiting-hepatitis-theory-on-chinas-missing-women/

    回复删除
  3. 似乎重要的不是是否存在这样的企业, 而是如果一个企业垄断, 那么他为何不能自动调高工资而需要政府介入呢? 如果只有少数企业的情况下也能符合这个模型, 为何不能把协议调整工资作为反托拉斯发的特例呢?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