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星期四

The Verse《双城记》

黄勃很像窦唯。粗粗看去长相差不多,有时听着声音也像。两人还都会笛子。最关键的是都与主流摇滚乐疏离,做出来的东西松弛自然。当然这两年自顾自玩民族音乐什么的开始多了。但在《双城记》发行的2004年,中国新音乐界最常见的还是端着架子拿着劲,嗜好宏大叙事的主儿,尽管他们都自称是在“玩”音乐。其代表人物当然就是崔健。黄勃没有这样绷着的毛病,也许是因为信基督,不以自己为大。不能说The Verse他们是最先放松下来的人。事实上,这张唱片录制于02年,在此之前,《左小祖咒在地安门》中的左氏,或者说吴氏,就已经抛弃了NO乐队时期的标志性噪音及嚎叫,用跑调的男低音和规整的弦乐这对奇异组合玩起了(假装)深沉。不过,左小祖咒绵里藏针,处处有锋芒。他自己放松了,听者松不得。听The Verse,大可不必如此心机重重。

既然是The Verse,就没法和Funk这个词分开。但《双城记》里Funk的东西其实不多,真正算得上的也就是《春天》和《来》。而《春天》里关伟的吉他变化繁复,节奏跳脱,确实漂亮。另一处能体现关伟吉他老到功力的,是和弦走向有点怪的《恋爱》,一首清新但绝不小清新的小品。专辑里的其它曲子也是风格手法各异,有Bossa Nova的《下午》,也有Drum N' Bass节奏打底的《我要娱乐你》。对此,黄勃说,“我们理解的Funk,它超越了节奏,更上升为一种精神状态,而摇滚与否其实是一个更外在的问题。”至于最摇滚的《我要娱乐你》,从吉他出来的第一个动机,到最后录音师郭劲刚念的那句“Are you experienced”,到处都是Jimi Hendrix的影子。就是软件编的节奏略有些喧宾夺主。好在到了末世主题的《疯鸟》的第一个版本里,编的就比较熨帖了。《疯鸟》第二个版本是专辑终曲,和欧美许多略带宗教色彩的专辑一样,用管风琴音色的键盘加唱诗班式的女声来结束,中规中矩。

《双城记》录音过程很仓促,但因为首首精品,制作也极为出彩,拿到了中国录音协会最佳摇滚专辑奖。这是过去十年中国新音乐界(也许实验音乐除外)一张重要的,然而没有获得足够重视的唱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