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星期四

老顽童张五常

我喜欢张五常。确实,1983年的The Contractual Nature of the Firm之后,他就没什么学术贡献了。(1998年的演讲The Transaction Costs Paradigm还能见到他早年积累的功力,不过已经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如今成天价卖弄他跟芝大那几个大牛的交情,让人看到吐。有时还会信口乱讲,犯相当低级的错误。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疯魔不成活。在泥沙俱下的主流经济学面前,这个老顽童的“童”言无忌还是能剥掉不少数学帝的新衣,让大家看到,虽然老张自己这二三十年已经很不堪了(身边围着一群只会天天喊“需求曲线向下”的家伙,能进步吗),学术圈里还是有大把的人远远比他更不堪。曾见过两个留美搞宏观的,在各自的博客上,就不给链接了吧,表达过类似的意思,说经济学现在还处在初级阶段,很多时候结果不靠谱也是正常的。我看了,心说,当年的占星术士估计也是这么想的。没错,看老张总在那唠叨经济学要有可被验证推翻的东西,不能无从观察,谁都会觉得烦。但仔细一想,有多少人达到这最起码的标准了?不只是说结论,中间推断过程也要现实呀。看过一个不加反思地追随美国主流经济学的中国学者一篇契约理论的文章,5页长篇大论的数学推导后,得出一个自己都觉得“直观”和“显然”的结论:“它的经济含义是相当直观的。既然物质资产赋予代理人更大的谈判力,当然是拥有产权越多投资激励就越强……显然,市场对代理人1的能力的判断概率越低,1的投资激励就越弱。”那前面5页纸是在搞笑么?再说,真实世界里哪个agent是像他用的博弈论那样行事的?他能举哪怕一个他在现实中见过的例子出来么?这样的学者和张五常相比,到底谁问题更大,读者自己可以判断。

扯远了。今天是要整理老张几个特别有意思的段子,放在这里。读者可能觉得没什么,我倒是看一次笑一次。自取其辱的,有马教徒,也有老张尊敬的斯蒂格勒。这都不重要,关键是,坐在书斋里拍脑袋,自以为有知识的学者,容易在真实世界里闹笑话。懂计量也架不住他脑残,见外贸那个例子,若是老张当时能补一句,说每个人都是一个国家的话,外贸甚至会大过GDP,那就更精彩,更让那人下不来台了。前面的霍太林问题,老张自然不知道后人推出的三人和更多人博弈的结果。不过这无伤大雅,反正那都是与现实中人无关的数学游戏。

老张说阿尔钦

当年,斯坦福大学有三位极“左”的马克思理论者,都是名家。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主意,邀请了这三位马氏信徒与阿尔钦及两位学者,在加州海岸的一个小市镇,一连数天举行辩论会。我没有机会在场当听众,引以为憾。据说阿氏在那次辩论中一反常态,措辞锋利,弄得不欢而散。报道有云:阿尔钦在会上不放过对方的任何术语,要求他们解释每一术语的含义,节节进迫,对手实在答不出来,所以就拍案而起了。

何谓价格分歧?

二十世纪的价格分歧理论专家斯蒂格勒,有一次授课时说:“同样物品,以不同之价出售一定要把市场分开。我们不可能在地球上见到一店之内有价格分歧这回事。”坐在后排的一个学生举手回应:“就在校园隔邻的电影院,说明学生门票一元二角半,非学生二元,是同一电影,座位不分类别,先到先坐。”斯大师无言以对,面红耳热,在讲台上行来行去,行了良久,突然停下来,大声说:“今天晚上我会把那电影院烧掉!”斯大师要烧掉的店子实在太多了。在整个亚洲,所有需要讨价还价的店子,在同一店子内,同样物品,不同的顾客通常付不同之价。

博弈理论的争议

Hotelling paradox,也是有名的博弈游戏。这个怪论说,一条很长的路,住宅在两旁平均分布。要开一家超级市场,为了节省顾客的交通费用,当然要开在长路的中间点。要是开两家,为了节省顾客的交通费用,理应一家开在路一端的四分之一,另一家开在另一端的四分之一。但为了抢生意,一家往中移,另一家也往中移,结果是两家都开在长路的中间,增加了顾客的交通费用。这个两家在长路中间的结论有问题姑且不谈,但若是有三家,同样推理,他们会转来转去,转个不停,搬呀搬的,生意不做也罢。这是博弈游戏了。但我们就是没有见过永远不停地搬迁的行为。

美国对华反补贴法影响不大

二十多年前,当我回港工作后不久,一家国际极具名望的大机构搞一个经济研讨会,坚持我参加。可能要表演一下给我看吧,他们的经济研究师发表主题报告,说是花了巨资研究所得,内容说一个国家愈小,对外贸易的比率愈大,愈重要。蠢到死,我禁不住笑出声来,说:如果整个地球只有一个国家,对外贸易是零。会议于是草草了事。

微观不足是宏观失败的原因

二十年前,一位美国教授到香港大学作学术报告,分析美国的宏观经济。不同的变量七个,曲线于是六条。是传统的宏观经济学加上当时盛行的“理性预期”分析。变量的转变,通过理性预期的逻辑,该教授把曲线移来移去,“解释”得层次井然。问题是,他的模型是基于美元在国际上有强势,到港大讲话时美元转为弱势三个月了。此转也,使整篇文章的变量各散东西,很尴尬。可救吗?不困难,改变一下理性预期,多加一些曲线,重头砌过,又再会是层次井然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