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政教分离

必须承认,我在《FT也有极不靠谱的时候》里提权利法案里没有政教分离,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好玩,因为这足够反直觉,可能会颠覆很多入门级右派不假思索就接受的教条。结果引来对美国法治变迁熟稔于胸的Victor老师的大篇幅评论。我抱着学习的心态试着做了些回复。几个回合的交流后,我建议Victor老师就此写篇博客,同时说,“我们的话其实没有矛盾,因为说的不完全是一个事儿”。昨天他这篇内容详实的文章已经写出。

虽然我懂得很少,但当时的意思还是很明确的,也就是Christine O’Donnell和对手辩论时所表达的:第一修正案里没有“政教分离”。从字面上看,绝对没有。从idea上看,没那么绝对,但也很难说有。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当然不能傻乎乎地理解为“州政府和教会相分离”,毕竟这里state不是复数,不过毫无疑问的是,state包括了州。那么,这就与第一修正案的理念——不得在联邦层面立法树立国教——迥异。显然,第一修正案只涉及联邦而不包括州(这是废话,联邦宪法嘛);至于联邦政府和教会的关系,也只禁止了政府对宗教、教会的操纵,对反方向作用未置一词。换言之,教会对联邦政府的影响,以及州政府和教会的互动,应当完全不受第一修正案约束,更不用说观念上宗教对政治的推动。事实上我们也都知道,联邦成立后不短的时间里,有些州就维持着官方教会的运作。我在The Volokh Conspiracy的一条评论里也看到有人引用了托马斯大法官一份意见书中的一段:

In short, the view that the Establishment Clause precludes Congress from legislating respecting religion lacks historical provenance, at least based on the history of which I am aware. Even when enacting laws that bind the States pursuant to valid exercises of its enumerated powers, Congress need not observe strict separation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 or steer clear of the subject of religion. It need only refrain from making laws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it must not interfere with a state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For example, Congress presumably could not require a State to establish a religion any more than it could preclude a State from establishing a religion.

这算是部分支持了我的看法吧。后来“政教分离”和第一修正案绑在一起深入人心,可以说是后人过度诠释,不过也确是历史事实。所以呢,仔细说来,我的说法和Victor老师没有太大矛盾,就像他的博文里说的:

在州支持州教的代表去了制宪会议反对联邦国教本质上不存在立场冲突或者转换,因为联邦制就该这么运作。

当然,Victor老师对我当时引用的Jim Lindgen和David Friedman的批评,我没有资格反驳。但我还是对他文中杰弗逊等美国国父们极力“认为美国不应该建立在基督教之上”的形象保留怀疑。别的不说,杰弗逊自己起草的独立宣言里God, Creator, created equal和Divine Providence之类的字眼都是明证。这些,中文世界里也有不少人早已说过。至于后来观念上宗教对美国政治的持续影响,里根1983年将苏联称为“邪恶帝国”的著名演说也表达得很清楚。虽然政客们不好明说,但我们也不能假装美国一直以来不是个基督教国家。不然奥巴马从政前临时抱基督脚做什么呢?第一修正案,是为了防止有人借联邦的力量压迫州教会和少数教派。其实这算是防微杜渐,有点过分小心。很长时间以来英国国教会也没有搞宗教迫害嘛。美国的社会文化,很多地方倒是比英国更加保守。所以没有理由认为政教不分必然损害自由。把政治之下的宗教基础掏空,恐怕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Update: 多谢Victor老师进一步的批评和指教,我没有什么可以回应的了:

Thomas’ opinion我觉得和另外几个人一样不具有代表性,因为他就算是在右派里面都是极右的,甚至连自己同道都难以接受,永远的反对派作风几乎 让他在高院被孤立,Rehnquist不敢拿重要的案子给他,Scalia甚至公开在采访中评价自己和他的区别的时候说:我是一个原意主义者,不是疯子。

国父们的宗教信仰我觉得和他们治国理念应该是并行不悖的,就跟牛顿爱因斯坦们一样有宗教信仰,但他们的公式方程和上帝没有多大关系一样。

国父们并不是防微杜渐,就宗教迫害史来说,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并不遑多让。清教徒们对其他信仰的排斥和迫害,甚至间接导致了罗得岛殖民地的诞生和哈佛耶鲁的 世仇;新教徒对天主教的仇视,直接导致爱尔兰意大利移民被排斥打压,爱尔兰人在起初甚至不被看做白人,而现在攻击西语裔移民的文章换上意大利人估计在 100年前就能直接上报了;排华法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加州人认为华人不信神拜偶像么?

当然我一样反对掏空宗教基础,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和国家都是可怕的。我觉得教授神创论和进化论没什么大不了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小孩子不是白痴。曾 经在牛博看到芦笛批判基督教的文章也非常气愤,几次打算写文回击(因为我也是基督徒),后来时间不充裕而作罢。国人往往是因为被剥夺了信仰,所以对这种被 剥夺的状态理所当然,不自觉的给共党做了鹰犬。

最后,赞成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

3 条评论:

  1. 晕死,发现这里回复有点问题,两次service unavailable了

    Thomas’opinion我觉得和另外几个人一样不具有代表性,因为他就算是在右派里面都是极右的,甚至连自己同道都难以接受,永远的反对派作风几乎让他在高院被孤立,Rehnquist不敢拿重要的案子给他,Scalia甚至公开在采访中评价自己和他的区别的时候说:我是一个原意主义者,不是疯子。

    国父们的宗教信仰我觉得和他们治国理念应该是并行不悖的,就跟牛顿爱因斯坦们一样有宗教信仰,但他们的公式方程和上帝没有多大关系一样。

    国父们并不是防微杜渐,就宗教迫害史来说,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并不遑多让。清教徒们对其他信仰的排斥和迫害,甚至间接导致了罗得岛殖民地的诞生和哈佛耶鲁的世仇;新教徒对天主教的仇视,直接导致爱尔兰意大利移民被排斥打压,爱尔兰人在起初甚至不被看做白人,而现在攻击西语裔移民的文章换上意大利人估计在100年前就能直接上报了;排华法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加州人认为华人不信神拜偶像么?

    当然我一样反对掏空宗教基础,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和国家都是可怕的。我觉得教授神创论和进化论没什么大不了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小孩子不是白痴。曾经在牛博看到芦笛批判基督教的文章也非常气愤,几次打算写文回击(因为我也是基督徒),后来时间不充裕而作罢。国人往往是因为被剥夺了信仰,所以对这种被剥夺的状态理所当然,不自觉的给共党做了鹰犬。

    最后,赞成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

    回复删除
  2. 我赞成你的看法。First Amendment说的是congress,跟州没关系。Founding Fathers的意思也是说国家不能偏向某一种宗教,而侵犯信仰其他宗教的权力。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