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日星期二

FT也有极不靠谱的时候

豆瓣上有个友邻推荐了FT中文网上一位历史学家Simon Schama为奥巴马做的宣传。跑去看了下,竟然低级错误频发,烂得不堪入目:

  1. “林登•约翰逊总统上世纪60年代提出‘大社会’(Great Society)计划、以及1933年罗斯福提出影响深远的新政(New Deal)”是应该“引以为豪”的成就?别逗了。延长大萧条,让财政无以为继,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2. “1994年,面对中期选举溃败的比尔•克林顿,拿不出任何与之相比的政绩——可如今克林顿成了美国遥遥领先的民望最高的政客。”没错,这正是因为中期选举教训了他,让他们夫妇俩放弃了医改之类的荒唐事。奥巴马如果现在放弃医改和金融法案,应该还来得及做克林顿第二而不是卡特第二。
  3. “在一个关键问题上,历史不会高度评价这位饱受指摘的总统:无力保护自己的权力。”预算扩大了那么多,国企冒出来那么多,管制增加了那么多,这么着急扩权的人还真脆弱,跟中国政府似的。
  4. “Christine O’Donnell……口口声声忠于宪法,却忘了《第一修正案》规定政教分离(in its First Amendment th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这下Simon Schama丢人丢大发了。任何看过美国宪法的人都知道,第一修正案里根本没有政教分离(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的说法: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The Volokh Conspiracy的James Lindgren写到过
    The phras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as Philip Hamburger establishes in his classic book on the subject, is not in the language of the first amendment, was not favored by any influential framer at the time of the first amendment, and was not its purpose.
    David Friedman也说
    Not only do the words not appear in the Constitution, the idea does not appear either.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was a well understood concept; it meant an official state church, supported by government money. England had had such an arrangement since at least the sixteenth century and still does. So, currently, do Denmark, Norway, and Iceland (all Lutheran), as well as lots of Muslim countries. When the First Amendment was passed, Connecticut and Massachusetts had established churches....That so many observers took it for granted that O'Donnell was demonstrating her ignorance rather than theirs is testimony to the power of that particular civic myth.
    黑体都是我加上的。
  5. “自由派代表人物,如重大金融监管改革的设计者之一、马萨诸塞州的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曾遭到幸灾乐祸的右翼媒体的大肆攻击,称其深陷不利境地,而且活该如此。”撒个小谎什么的就不追究了吧,但如果政策主张有重大变化,却还自诩一以贯之,倒确实活该如此。
  6. “你好,密歇根州和内华达州的选民们:我们的政纲是削减或推迟你们已经缴费的社保支付,我们认为取消让老年人免费配药是一个好主意!对,这是一个一夜之间搞垮茶叶党的办法。”茶党没这么光明正大地主张过?!

这位Simon Schama还是去搞本职工作(艺术史)比较好。FT也该找些靠谱的人来写评论,不然都快接近中国媒体的水准了。

12 条评论:

  1. 那啥,establishment clause就是政教分离的条款么~~
    而且Thomas Jefferson就是政教分离的主要支持者,其粉丝Madison也是~~

    回复删除
  2. 无法保护自己的权力,指的是奥巴马无法应对来自其他方面对其权力的挑战吧~~扩权不能只看一时,而要看这个权力有没有能力留下了传给后面的总统,如果暂时的国企化和预算扩大化导致后面的总统将这里看做禁区雷区,怎么能算是保护自己的权力呢?

    所谓保护住自己的权力,比如像老布什那样的,宣称自己出兵不需要国会授权,国会为了面子抢着给他出兵背书,结果成了惯例,之后克林顿的索马里波斯尼亚,小布什的阿富汗伊拉克都宣称不需要遵守70年代国会宣称的war resolution act,这才是守护住了自己的权力。

    而且这权力的扩张是白宫的惯例,无分党派都努力扩权,所以作者可能横向比较,奥巴马这点比起其他总统来说可能真不算啥。

    回复删除
  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4. 晕死,没怎么用过blogspot,看到自己连三个回复不怎么好,就看着这里可以删除,于是想当然的以为可以编辑,于是把最后一个删掉了,打算并到上面一块,结果发现不行,只好再来一次。

    establishment clause本身就是为了回应anti-federalist们的呼吁而起草的,不然new england的puritan和Pennsylvania的quakers,还有南方的圣公会没办法在一个国家内共存,如果某一派成了国教的话。当时主要防止的是nationwide religion,statewide的不管,只要大家相安无事就好。如果不是做这个妥协,可能联邦宪法早在ratification的时候就夭折了。

    在法律操作层面,establishment clause本身就比上面那个定义要大。我觉得在这里参照外国国情没有意义,如Justice Scalia所言.

    回复删除
  5. 据上面引用的Jim Lindgren的说法:The first mainstream figures to favor separation after the first amendment was adopted were Jefferson supporters in the 1800 election, who were trying to silence Northern clergy critical of the immoral Jeffersonian slaveholders in the South.
    也就是说,“政教分离”的理念是后来被解释出来的,制宪时没这一套。当时也就是如你所说,“主要防止的是nationwide religion”可能造成的压迫。
    即便是后来演变出的“政教分离”,也是政府和教会分离,而不是观念上的分离。我这么看。

    回复删除
  6. 那我到不这么认为,政教分离在Ratification双方激辩的时候也是一个热门话题,各州议会议员们曾经也为此事情闹得面红耳赤,而ratification本身就是立宪的一个不可分割的过程。当时各州议会批准一个宪法就跟现在各国议会批准一个国际公约一样,还纷纷在批准的时候加了reservation,就是一定要有bill of rights,所以第一届国会Madison才会一来就列了16个amendment,虽然最后被删减的剩10个。

    而且Jefferson支持政教分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绝对不会是1800 election的事情。我倒觉得Jefferson更类似一个自然神论或者无神论者,好像后来还曾经出版了一本耶稣的传记,把耶稣放在人的地位上论述的。

    而且如果说Philadelphia Convention没有讨论政教分离就可以作为Framer们没有这个想法的话,那么当时没有讨论的东西多了,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什么的都没讨论,难道这些idea are disappeared as well? 按照Hamilton当时反击anti时的说法,当时出台的宪法草案已经如此完备,靠宪法本身的制衡机制已经可以防止这些潜在的危险,何必要为联邦政府根本不会具备的能力去立法呢?(虽然现在看起来他明显是乐观了)

    回复删除
  7. 我觉得FT这个作者的意思还是比较清楚的,就是说奥巴马被国会里只会说不的共和党拖住了脚。但是这本来就是权力分立的题中之义。扯皮的时间越长,祸害大众的政策就能越迟出台,像当初第一版两页纸的TARP,甚至不出台,像克林顿夫妇的医改。
    军事上奥巴马可能没能像两个布什那样扩权,但是经济上除了罗斯福之外,他可能还真所向披靡了。况且从国家掌握经济资源的绝对数来看,罗斯福也比不上他。

    回复删除
  8. 嗯,首先,学习了,很多东西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可以商榷的地方。言论自由至少权利法案里面有。政教分离,即使不只从字面上来看,根据这里所有提到的信息,似乎也难以得出,它是该条款的本意。“当时主要防止的是nationwide religion,statewide的不管,只要大家相安无事就好。”防止联邦对州的压迫,或者多数教派对少数教派的压迫,跟政教分离还是两回事。有的州自己不就搞了教会嘛。

    回复删除
  9. 但博弈也不是一个回合的么,他暂时拓展了一下疆域,下一回合被打回原形,我倒不觉得这是这么权力扩张,顶多是一个failed try而已,本来政治就是权力来来回回的拔河赛,总是僵持不叫权力制衡么。这一回合拉过去,下一回合拉回来这才是三权分立的目的么,白宫高院和国会总有此消彼长的时候。我关注的是权力扩张,指的是比如Marshall那样给高院抢来judicial review这样的永久性权力,或者Teddy Roosevelt利用白宫做bully pulpit这样的扩张,这样一旦到手再也夺不回来的权力。就这点而言,奥巴马做的在历任总统里面算是温和的了,因为这些都是暂时的,明天也许共和党就大举反扑了。比较奥巴马和小布什的signing statement就可以看出这人不够硬不给力的类型了,医改没有那个chief of staff估计靠他自己不成事的。

    Tarp两页纸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自从chadha v. INS以来,国会立法就在不断增长,主要怕的就是行政机关故意歪曲理解篡改立法目的。因为没了legislative veto的权力,立法一旦完成,接下来各部官僚系统怎么implement这个立法就不受控制了。过去国会还能监察他们具体的法规怎么制订可以要求打回重议,现在高院不准搞这套,所以立法只有力求精确,所以文字自然就长了,大议案几百上千都是常事,这也是三权分立的一个现象而已。

    TARP本身是小布什的遗产吧,给金融系统注资我觉得始作俑者是鲍尔森和高盛们吧。这一点我倒觉得共和党做的不地道,平时说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真的要自由倒闭的时候就求援政府了,等喘过气来又说政府管的多,真难伺候。如果08年接着倒掉四大投行,我肯定从中间派跳去共和党。而且现在TARP不是在赚钱么,纳税人没什么损失了。

    我觉得如果今天共和党大胜,明天银行股肯定会大涨,现在银行股医药股都是中期选举概念股了,一直低位运行,共和党拿到国会肯定行情看好,多给TARP还钱也好了。

    回复删除
  10. 大社会计划失败透顶,这一点原作者显然脑残了~~

    克林顿中期选举失败的确是医改军队同性恋搞的,但能连任我觉得倒是共和党送的。95,96两年共和党国会大有牝鸡司晨的味道,仿佛他们不是国会,而是白宫一样,结果反衬的克林顿很centrist,又推出一个弱势候选人,克林顿连竞选纲领都借用了都能赢~~

    回复删除
  11. 防止联邦对州的压迫,或者多数教派对少数教派的压迫,跟政教分离还是两回事。有的州自己不就搞了教会嘛。

    因为当时州和联邦的关系和如今州和联邦的关系可不一样,联邦当时是limited government,而州本身就是有几乎无限的police power to do whatever they want,而那时候权利法案即使如Marshall一样死硬的federalist,也认为仅仅是适用于联邦的,管不着州。也就是说,联邦不能搞国教,但州可以搞州教。还是有了14修正案,也就是内战后,才有了所谓的incorporation的程序,逐渐的将权利法案的每一条的每一个情况逐渐适用于州,进展其实还非常缓慢的说,整个20世纪也没推进多少条,第一修正案基本上算是完成了对州的约束,所以州现在没有州教了。

    回复删除
  12. Victor老师整理整理写篇博客吧。我们的话其实没有矛盾,因为说的不完全是一个事儿:)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