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Christopher Nolan

终于看了盗梦空间,除了不理解从第三层梦境进入第四层的必要性(当然这纯属情节设定,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看起来像是个扎眼的补丁)之外,其它都还好。回头梳理了一下,发现自己这两年看诺兰的片子,除了短片Doodlebug之外,竟然几乎是按拍摄年份顺序看的:首先是Following,接着是Momento,然后Insomnia和The Prestige,以及昨天的Inception。蝙蝠侠两部没看,题材不感兴趣。诺兰的主人公易于对自我身份不确定。故事的展开,往往就是他寻找真实身份或往日经历的过程。其中记忆都扮演了重要角色。而电影是这种题材的最佳载体,因为观众在时间上只能受导演摆布,剪辑可以创造出复杂的效果。

诺兰最好的作品是初到美国拍的Momento。Following没钱,施展手脚的空间太小,屈居他的第二吧。Momento的投资不大不小,请的是二线演员,没有太多压力,所以玩得很成功。之后为了照顾票房,必须有所妥协。Insomnia他就没能做编剧,结果没法看,有Al Pacino也不行。当然该片可以当作另一种人性题材来看,但诺兰显然不擅长挖掘内心的细腻情感。The Prestige恢复水准,中规中矩(这是以诺兰的标准来说的,比好莱坞其他人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诺兰自己也说:“The Prestige拍得比较仓促,因为制片方希望能够赶在06年内上映。虽然我做到了,但如果有更多时间,这部电影会更好。”

Momento的神奇在于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在按自然时间发生的故事里,真相是在中间揭晓。而主角的十分钟失忆症(和观众的全知)是整个故事成立不可或缺的关键。在电影中,为了把真相留到最后,就必须将时间线对折,切碎,再交叉拼接起来,还要保证交错的回忆和现实层层递进,各自不会给另一条线剧透。Momento能换种方式来剪吗?比如,简单一点的插叙?显然不能。Following的交叉叙事已足够牛屄(与两杆大烟枪等的平行三线不同,Following是本来前后发生的三段时间交叉剪到一起),而对折时间线的Momento更是只能称为神作。

Inception排诺兰的第三好了,因为他没有用上最拿手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叙事方式。而几层世界的idea,多年前的The 13th Floor就探索过。甚至两者的结尾,都用了同样价廉物美的小手法来迷惑观众。不过说到剪辑,其实Inception故事本身的结构就不那么简单(和The Prestige一样),所以换个角度也可以说,诺兰想显得自然一些,不再炫技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