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日星期二

信念

我曾经写过,“科学需要一个前提性的信念,即科学知识普遍适用。”连著名网络科学家同人于野(语出Default也明白这一点:“物理学家也有一个可以称作‘信念’的东西,这个信念就是世界应该是合‘理’的。也就是说,物理定律应该适用于所有时间和所有地点,所有事件都必须精确地符合描写物理定律的数学方程。”而这当然不是什么可以先验地得到的知识,是且只能是信念。还是那句话,除非相信,否则不能理解。

同人于野接着说,“如果有一个侦探发现一月一日有人被杀;二月一日又有人被同样的方法杀死;三月一日还有人被同样的方法杀死,他就会得出一个理论:罪犯在每月一日杀人。这个理论不但能解释过去的三起杀人案,而且能做出四月一日会有人被杀的预言。”没错。但如果一直没有嫌疑犯被捕获,而四月一日那天真的又出了命案,也不能在逻辑上推导出五月一日还会有人被杀。或许杀手会改变想法,或许他本来只想杀四个人,就像博尔赫斯的小说《死亡与指南针》里那样。但为了生活下去,我们只能相信,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差不多十年前有段时间,我经常玩EA出的FIFA(实况玩家请勿鄙视)。有一年的版本,可能是2001,可以修改空气摩擦和重力的系数。都改小一点后,甚至可以中场抽射得分。同样,试想我们都是缸中之脑,习惯了似乎不变的物理规律,但有一天我们这个系统的开发和维护者心血来潮,决定大幅度调整一下光速或万有引力常数或精细结构常数之类的常量,或者另其在宇宙的不同部分取不同的值,世界就会不再让我们如此熟悉,我们的大部分知识也都将从头来过——不过也许不用,因为我们可能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了。逻辑地、理性地看,我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缸中之脑,因而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如果明天世界没有这样颠覆,只能说明从今天到明天物理规律没有改变。站在明天这个时间点上,后天怎样,天知道。

科学就是建基在此类逻辑地来看颇为虚妄的信念上的。这不应被理解为否定科学——谁有这个资格?前面说了,我们别无选择。这只是承认人类理智的有限。当然,你们中的很多人应该早就了解这一点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