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星期二

自相矛盾

昨天垒完那点东西后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头,今天缓过来一点劲,因为想起来米塞斯的一个说法,社会主义之所以不可欲,不是因为社会主义的理想不动人,更不是因为社会主义者品性卑劣,而是因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作为手段,根本无法实现其理想。不是技术上无法完美,只能不断逼近理想——否则就值得追求了——而是因为它是really and truly and literally impossible, once and forever

所以最荒谬可笑的,不是错误的政策,而是自相矛盾的政策。限制稀土出口和追求经常项目顺差就矛盾。稀土当然稀缺,但别的就不稀缺么?凡有价者,皆稀缺。用中国稀缺的耕地种出棉花,用中国稀缺的煤炭发电,再加上中国稀缺的资本和劳动力,生产出稀缺的纺织品,就和稀土不同,大量出口,逻辑何在?耕地红线和追求顺差也相互矛盾。在亚当斯密的时代,顺差至少可以带来真金白银。而现在的外汇储备,虽说是洋人欠我们的债,但其实也只是银行电脑系统里的若干字节。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像民族主义分子经常做的梦一样,一旦开战或有其它激烈冲突,洋人可以立即停止偿付,我们手里连纸币时代能剩下的废纸都没有。敢积累这么多白条,肯定是不担心开战——那粮食自给、耕地红线什么的岂不是自扇耳光了。

所以Default说的“以前的部落间常是敌对关系甚至有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人类有不信任部落外人(更别说现代意义上的其他国家)的倾向”,并不必然导致支持贸易保护主义。道理恐怕刚好相反,如果我们暂时站到集体主义、民族主义之类更“本能”的立场上,那么故事应该是:正因为洋人不可信任,所以不能把那么多商品交出去而不换得等值的货物,只拿回一堆白条;正确的做法是把东西从洋人手里骗来,给他们打白条才对。

所以对贸易保护主义,我还是愿意相信那个平淡无奇的解释:再培训、换工作对美国制造业蓝领之类的人来说,暂时的代价太大,也许其中有些人会就此永久失业,由于集体行动的逻辑,政客们得罪不起他们。选民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支持,如果大范围存在的话,恕我愚昧,我还是认为是被忽悠出来的。本能本可以将我们推往相反的方向,只是荒谬的经济逻辑占了上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