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不太有条理地随便说几句

刘晓波得奖后,冉云飞之类的入门级右派们自然一片欢腾。但豆瓣上好些以最高的标准来看头脑也并不单纯,对“民主”、“自由”之类的概念及概念背后的历史和现实有着深刻反思和体认的人们,也为刘晓波获奖而喜悦,并与其他人分享着自己的喜悦。这就有点意思了。

参与或围观过网上论战的朋友应该都能体会到,无论对一件事有怎样的看法,或对同类事件持何种立场,都有某种智识资源可供利用,能够借以编织一套说辞来正当化自己的立场,并反对异己。而每种学说都必然有自己的premise,如果有人从一开始就不承认你的premise,说你独断,那是没什么办法解决分歧的。又如果某种主张的理据本来就失之浅陋,不招那些从智者派到后现代都了然于胸的高人待见,那似乎是一定的了。

刘晓波恰好就是这么一位,学理粗糙,逻辑简单。从他这二十多年几无长进的文章,以及他最后留给我们的零八宪章来看,其粗糙和简单可以说是无可救药的。那么,豆瓣上这一部分心思缜密的未来××学家们,为什么会如此支持刘晓波获奖?

格雷厄姆·格林在《文静的美国人》里借主人公的越南助手之口说,“迟早,一个人不得不拥护一边。假如他要继续做人的话。”于是,虚无厌世,一直在战争中作壁上观的主人公,为了避免更多平民在恐怖爆炸中伤亡,最终选择了参与暗杀那位制造恐怖事件的美国人。

而对于以学术为业的人们,用沃格林的话说,韦伯式的所谓“价值中立”也站不住脚:

在韦伯的语境中,变得清楚的是,如果社会科学想成为一门科学,就不得不保持价值中立。对韦伯来说,那就意味着,社会学家不得不探索社会过程中的因果关系。它用来选择这些材料的价值观是前提,不被进行科学处理;因此,价值判断不得不排除在科学之外。这就给他留下了困难,即,运用于科学的材料选择的前提,以及一种责任伦理的前提,皆不得不呆在阴影中。……如果说,韦伯从来没有沦落为某类相对主义或无政府主义,那也是因为,即使没有进行这样的分析,他还是一个有着坚定伦理品格的人,并且,他事实上是个神秘主义者。因此,他知道什么是对的,而无需知道对的理由。当然喽,就科学而言,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立场,因为学生们终究想知道,为什么他们应该以确然的方式行动的理由;而一旦理由不予考虑,情感就很容易把你带入各色意识形态的和理想主义的冒险,而在那样的冒险中,目的变得比手段更激动人心。

所以你看,虽然罗斯福的新政加剧了大萧条,加强了中央权力,一定程度上侵犯了财产权,干扰了司法,埋下了不少祸根,但我们若回到1941年,当德日站在文明世界门口的时候,恐怕还是会和罗斯福站在一起。一个可能更有争议,也因此更能体现这种意义的例子是,胡适1948年底飞离北平,选择了蒋介石。

而刘晓波还远没有上面二位总统那般不堪。他的粗糙简单,并不等于错得离谱。相反,他大体正确。无论是他的愿景,还是他希望实现其愿景的路径,都没有大规模压迫,甚至血流成河的计划,这与20世纪的诸多社会实验迥然不同。他本人也言行合一,置完全可得的安逸生活于不顾,多年来生活在距体制最远处,坚持非暴力的不合作,并数度入狱。因为所有这些,他的人格值得高度尊重。当然,或许会有不逊于他的人选。但他显然比此前的一些获奖者更有资格得到承认,比如戈尔和奥巴马之流。诺贝尔和平奖也不是学术奖,没有理由用学术的标准去衡量刘晓波。否则,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同样需要质疑。

如果有人不屑于评论刘晓波,他/她大可不表任何态。但恶心的是,有些人非要谈,但又摆出一个超越的姿态来谈,字里行间满是一股子“我怎么才能显得比别人更高明一点”的臭味。我们是人,不是神。最高的真理在神的手中,不在世间。不管信不信神,都不应自以为神,装超越——也就是说,僭越。对吧。

最后,我要充分利用博客位于墙外的优势,谨以此文祝贺刘晓波先生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2 条评论:

  1. 写的非常好,这几天就等着这样一篇让人痛快的文章了。我觉得,对不屑刘晓波的人,一句话就够了:"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on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对一个在文革中成长的人而言,能够在八十年代坚持个人主义,坚持全盘西化、批判李泽厚的“中体西用”,并且最早警告人们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就已经是开天辟地了。回想这三十年中,中国人坚持自由主义最久、最彻底、最身体力行的恐怕就要算刘先生了。

    回复删除
  2. 赶紧改成美式民主政权吧。想问题要多方面多角度多学科,从一方面考虑问题难免会片面。不过说回来,谁能又绝对客观呢。有时我们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一家之私,还有的时候为了我们这一阶级的利益。我们毫不掩饰的说我们为了无产阶级的利益奋斗。以阶级论看,中国共产党原来代表什么阶级的利益,现在代表什么阶级的利益,原来是无产阶级,现在代表谁,不确定。即使要改革甚至要推翻,也仍然是再次创立代表无产阶级的政党无产阶级的政权。阶级之间的斗争永远是无止息的,阶级之间的的壕沟是永远无法填平的。好好看看你自己处于哪一个阶级的哪一个利益集团。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