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4日星期日

李登辉与台湾的军队国家化

读杨照在东早书评上叙述的,由李登辉启动的台湾军队国家化历程,又想起他废省时与民进党的合作,不胜唏嘘。李登辉真真地是个天才的政治家,野心和手腕一个不缺。更重要的是,他能把个人的政治前途和整个国家的民主转型近乎完美地融合,稳定住了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军队,也保留住了司法体系的独立地位。放眼整个亚洲,这样的领导人都不多。如果有人称他伟大,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但那都是台湾人民之幸。至于中国,咳,再发litz老师在上篇文章的最新评论:

与十年前相比,维权为主的公民运动更积极了。积极分子相互联系多了,联动的频率提高了。反对派的影响扩大了。在国安的英明打压下,这些人还有成为一个团体的趋势。这些人占人口的比例当然微不足道。但既然大多数人都是打酱油,都是机会主义者,多与少也是相对而言。至少有了一个潜在的选项。至于能不能竞争过法西斯,这个谁知道呢。我只是觉得,目前的民粹以没头脑和不高兴居多,并没有提出有吸引力的政治纲领。似乎唯一成气候的是乌有之乡那帮人。但我对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更怀疑。感觉他们太背负文革的历史包袱,与时代完全脱节。他信这样的民粹,我觉得反而很有市场潜力,奇怪没有人开发啊。

4 条评论:

  1. 李登辉是个讲究战略的家伙。从他的自传里可以清楚看出,是间接战略。

    回复删除
  2. 李登辉也是属于党内野心家啊。不过我觉得政治体系的激励机制对了,总还是有机会出这样的人的。转型国家基本都有前政府里的人,华丽转身的。旧制度维持不下去了,新体系中有机会掌权,转型就是很理性的选择了。
    不过当时台湾的军队也没有这么不稳定。军队毕竟是跟着美国走的,美国在80年代就改变支持军政独裁的政策。菲律宾,南韩民主运动的时候,军队都很中立的。我们是大国,确实不确定因素更多。 卫戍部队的军头怎么想比较重要。

    回复删除
  3. 你好,博主,吴高兴的这篇文章《论威权统治者的两种类型及其在民主转型中的行为方式》的威权领导人的成本分析怎么看?在后极权时代,李登辉式的人物即便出现,是不是也有相当的掣肘和不确定性,涉及到多方博弈的模型?

    回复删除
  4. FYI
    国内左派内部的复杂程度,大概超乎你我的想象,并不是一提新左派就是乌有之乡那么简单。从成员的素质角度看,我觉得中国工人网的那个流派要远比乌有之乡那帮人有前途 -- 当然,他们面临的困难类似,都是影响力太小。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