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

Fuck me

《读品》上张定浩的《文学与政治——近距离看林达》:

(林达)懂得铺陈、延宕、悬置,甚至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他懂得把一点点似乎不相干的细节慢慢攒成引信,将读者引向他预伏好的高潮。

有这么巧的事情?还“高潮”?要不我把博客名从“延宕与悬置”改成“淫荡与咸湿”好了。

另:不知为何我自己不能在这里添加评论了,所以不能直接回复litz老师在《意淫》后面的评论,放在这里:

认同自由民主价值的人,在社会中所占的比例,不是发生民主转型的必要条件。第三波的转型国家,公民社会基础好的不多。

政治变革与大多数人的政治愿望无关。组织起来有集体行动能力的反对派,才是威权的挑战。比较几年前,我倒是觉得反对派的组织性在加强。刘被判刑也是因为组织。反对党的出现,会给党内野心家华丽转身的动机。

群众运动的主力,未来仍然会是大学生年轻人。这些人是做法西斯的冲锋队,红卫兵,还是广场民主斗士,68运动反威权小资,我觉得是个开放的问题。对中产阶级第二代的政治倾向还是有信心的。韩寒在这部分人中的影响,还是不可小视的。

怎么说呢,对中国未来做判断,军队是绕不过去的。但军队又是最大的黑箱,从某些方面看比政治局这个箱还黑。大家当然也听说过一些来自军队的传闻,但归根结底都是传闻,远不如文官政府里某些官员的发言、出席会议及(主要是地方官员的)政策主张那样多少看得见一点。所以也都只是猜,瞎猜。

我真没觉得反对派的组织性在加强,但也只是觉得,也许我知道的不够多。至于中产阶级第二代,我看根本就不要指望。韩寒的粉丝才多少啊,就算把看他博客的全算上,像和菜头说的有一百万,也还不到武汉一个市在校大学生的数目,跟民族主义分子没法比。当然了,我这不算猜也是蒙,随便说说,不必当真。

至多能寄希望于党内出现野心家,把宗派公开化,搞分裂。但如果先冒出来的是军内的野心家呢?

亨廷顿的《第三波》读得太早,不记得什么了。不过后两波中出现的回潮,还是记得一二的。虽然理性上对文化决定论不感冒,但看看身边人,无非两种意识形态,一是成王败寇型的虚无主义,二就还是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被中宣部成功忽悠,一开口跟“任仲平”差不多的——总之都对现政权服帖得很——这么没理想的国家怎么民主转型啊,就算出现个卡里斯玛的开明人物,硬给转了型了,以后难道不会反复?我承认想不通。最好最好的情况,恐怕就是变成现在的俄罗斯。可中国没那么多石油,到时候能不能稳定下来过上俄罗斯前几年那样的好日子,还难说呢……咳,反正都是瞎猜,再扯下去就接近戴锦华之流的喷子水平了,就到这里吧。

3 条评论:

  1. 林达的东西太感性,太pro-american,正经的看不得~~之前我就在自己博客批过冉云飞转林达的一篇有关伊拉克战争的文章,还帮辉格揪了一个林达文章的常识性错误,曾经在一本他的什么书里面看了不下两位数的其他的大小错误~~

    也就能忽悠那些layperson

    回复删除
  2. 泰国就比较典型,反反复复的,民众对自由民主价值的态度也反映出这一点。

    回复删除
  3. 我也只是觉得! 与十年前相比,维权为主的公民运动更积极了。积极分子相互联系多了,联动的频率提高了。反对派的影响扩大了。在国安的英明打压下,这些人还有成为一个团体的趋势。这些人占人口的比例当然微不足道。但既然大多数人都是打酱油,都是机会主义者,多与少也是相对而言。至少有了一个潜在的选项。
    致于能不能竞争过法西斯,这个谁知道呢。我只是觉得,目前的民粹以没头脑和不高兴居多,并没有提出有吸引力的政治纲领。似乎唯一成气候的是乌有之乡那帮人。但我对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更怀疑。感觉他们太背负文革的历史包袱,与时代完全脱节。
    他信这样的民粹,我觉得反而很有市场潜力,奇怪没有人开发啊。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