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4日星期四

自以为有知识

正如本月《读书》杂志上的一篇《韦伯之后的学术与政治》所说,“在今天的美国,失去了联邦政府的巨额资金支持,科学家们要想有所作为几乎是不可能的。”经济学研究亦然。这很可能也是经济学家们半个多世纪来愈来愈多地将自己的学科用数学打扮得形似自然科学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原因大概是为提高门槛而提高门槛。)经济学家们拿了纳税人那么多钱,自然也要回答,为什么经济学在金融危机前后似乎都派不上什么用场。这两年至少有三位学者先后在众议院科技委员会提供了证词,包括索洛塔勒布David Colander,都值得一看。

如果美国国会真想反思经济学研究,可以找人梳理检查,或者要求经济学家们自查他们几十年来在自己的研究中作出的预测是否与后来的现实相符。当然,首当其冲的必是宏观经济学。什么金融学、发展经济学之类平日里同样名利兼收的也可以拉进来过过火。真是科学,不会怕这种火炼。考虑到这些子学科里两方甚至多方永不停歇的争论,这么一查,至少能涮下去一半吧。这个工作量其实也不是特别大。DeLong and Lang (1992)检查几大牛刊上数年间文章的统计问题时,区区两个人一下子就查了几百篇。而比对当年的预测和后来的现实,显然比这还要轻松得多。国会真想动手,不会有任何技术困难。雇上几百个经济系的本科生,给同样多的时间,几万篇文献(捡要紧的)根本不在话下。弗里德曼的《实证经济学方法论》主张经济学假设可以不真实,只要预测结果对头就行。几十年来经济学里的各类函数之不真实(不可能真实,因为不存在)众所周知,如果预测再不靠谱,这群三流数学家干脆就散了吧,为纳税人和大学捐赠者省点钱。Alas,我不是美国纳税人,也不是捐赠者,没有上听证会提建议的资格。

又:拿到最新一期以MIT为主题的《三联生活周刊》,不禁感慨,那里的绝大多数学科的研究成果都在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有一个自以为有知识的除外,其中相当多的人所做的无非是在学报上制造谬识,在真实世界里制造混乱。你懂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