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9日星期四

今日佳句100909

Paul Romer说

Living with the lawlessness of a weak state might be better than living under a strong state that officials can abuse.

王绍光很是为自己在九十年代初的自由大潮中敢于提出强政府而自豪。逻辑上,强政府并不必然成为大政府。但事实上这很难避免。我们都看得到,在他参与建言的税制改革之后,中国的中央政府膨胀得多快,而民间的商业、社会力量又如何重新被边缘化,以至于出现了黄亚生和朱学勤等观察家所说的,两场截然不同的改革。至于另一个不无相关的事实,即持续高增长,Perkins等多位中国经济研究者的共识是,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甚微,资本和劳动力简单的加大投入才是维续增长的关键。而高储蓄必有高增长的说法,也只是换了个角度来看问题,并不矛盾。总之,九十年代以降的所谓“中国奇迹”里面,没什么新鲜到可以激动人心的东西。而王绍光对弱政府导致社会动荡的担心,其实跟中国普通人未经严肃思考的怕“乱”的恐惧感没太大区别,算不上什么洞见。

一不小心发挥多了,打住吧。

1 条评论:

  1. 我倒是觉得Paul Romer的说法欠妥当。毕竟多数情况下,国家对暴力的垄断是值得庆幸的。一个黑老大,比互相火拼的一群好。
    政权存在的基础,是其提供公共产品,让人民满意。比如law and order,基本的供水供电。弱国家,没有能力提供这些基本服务,其他黑老大就可能抢生意,挑战国家的权威。
    不过王邵光的建议,应该是说给阿富汗人民听的。中国语境下,毕竟还没有中央控制不住军权的问题。
    税制改革有益之处,不在于中央扩张,而在于逼迫地方政府变成公司。这个问题上,张老师还是说得很到位的。当然我觉得钱颖一更有原创权。因为地方政府权力被削弱了,不得不依靠资本,才有了中国的发展。这个与王绍光的逻辑完全是想反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