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9日星期日

四国创业所需时间对比

Google出的public data explorer有点意思。我在世行的数据集里看到Time required to start a business这个可以从民生、官僚主义、经济自由等方面来说事的数据,就顺手选了经历巨变的阿富汗,和作为市场经济代表的香港、美国,加上中国,得到下面这张图:

flash载入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若没有立即显示,请稍加等待。

“理论创新”

早就期待有人能写篇像刘擎的《包办婚姻的优越性》这样的文章出来。很多大学中人,中外皆是,一谈起大学的使命来(往往是在向政府或社会要钱的时候),张口就是“传承文明”,其实真正搞的都是刘擎批评的这种“理论创新”,专门颠覆传统,刻意挑战常识,只为夺人眼球。为什么?你不“创新”,出不了头啊。

曾经有那么个年代,有那么些地方,你只要展现出对本学科典籍透彻扎实的理解,就不会没有好日子过。看看奈特的博士论文,其实所谓的理论创新,即对不确定性和利润关系的阐释,只占一小部分。前面的大部分篇幅,是对新古典经济学的系统梳理。而其弟子斯蒂格勒的博士论文《生产和分配理论》,连那点创新都没了。当然斯蒂格勒后来在产业组织和信息经济学上贡献颇丰。不过那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真实世界的观察油然而生,而不是非得和张伯伦、罗宾逊夫人对着干,故做翻案文章。但现在要想在大学里混出头的,都只能为创新而创新。

比如谈到协调市场主体在经济活动中的冲突,你,如果是个不那么意识形态化的人,可能大体上会认为,首先必须让他们自己有一个机会,看能不能理性、和平地解决,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如此;如果不行,其中一方应该会诉诸司法,这时政府就有事要做了,但也仅限于事后保障判决的执行等;如果是污染之类事后处理(集体诉讼)过于烦杂,或者说交易成本过高的问题,应该考虑立法,由政府事前管制;再如果是修公路或大坝之类的事情,arguably,可以由政府来牵头,等等。但如果你按照这个思路去找案例做研究,根本没人看啊。人家期待你搞的是政府在应对经济波动和促进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产业政策啦,社会政策啦,财政政策啦……总之,你得有点新意啦,政府总得在法治之外再干点什么,为人民谋幸福吧!像欧克肖特那样的保守主义者,老强调政府只是维持规则、处理分歧什么的,人家最讨厌了。

这还算好的,至少这些搞经济的一只脚还踩在地上。更进一步的就是盘腿稳坐云中的左翼知识分子。大学里追求创新,左派自然就多起来了。我曾和两个同样倾向自由主义的朋友说,我们用不着跟左派谈什么共识。人家的自我定位就是“批判知识分子”,就是要不断“反思”,不断“批判”,不断否定。然后还有否定之否定,当然人家还可以否定这个否定之否定,再然后对这个否定否定之否定的否定提出质疑、反思、批判……和否定。你会说,饭总是要吃,日子总是要过,问题总是要处理,不是这样处理就是那样;求同存异听起来很美好,但有些“异”实在是没法存,谁也不能“既吃掉蛋糕又保留蛋糕”,总得选一个结果。但别忘了人家是在天上飘着,跟你这种脚踏实地的庸人不一般见识,没准一点儿“同”都不想跟你求呢。真正的左派啊,永远不会承认有什么共识。你要支持个什么,又不去争取左翼的声音,那你就是坐实了的反民主。你要跟他们争取共识,他们铁定又要说,凭什么你这就能成为共识?接着,“谁之××,何种**”的口头禅就要喷出来了。

所以在“批判”和“创新”下,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里人们的苦难,成了“另类的现代性”。也所以,非洲、中东及其它地方层出不穷的独裁者和恐怖分子,是被全球新自由主义体系打压甚至抹杀的“多元文化”代言人和革命人士。考虑到此类言论的生猛,这里我为左翼知识分子准备了几个翻案文章的好题目,希望他们在演艺道路上再接再厉,持之以恒:

  • 谁之腐败?何种贪污?——中国政治对官僚制的超越
  • 反抗平庸、异化和全球霸权的希特勒
  • 所谓“南京大屠杀”之于亚洲想象的意义
  • 作为一种审美体验的强奸

说真的我很好奇,以左派的风格和胆识,为什么还没见过类似的文章出现。当然,我可能有些孤陋寡闻。如果有读者见识过,可一定得告诉我啊,赶紧的。

2010年8月26日星期四

房价收入比

郭凯昨天贴的是房价GDP比,今天放出了货真价实的房价收入比。我一下子想起了1998年南周上的一篇文章:

房价为什么高

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日前在全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与住宅建设工作会议上指出:“现在一些大城市住房价格普遍过高,价格构成不合理,地价太高,费用过多,房地产开发企业利润过大,这种状况必须改变。要坚决取消各种不合理收费,控制开发利润,尽可能降低经济适用住房的售价。”房价过高的原因找出来了,但房价最终能不能降下来,还得看有关部门会不会为群众着想,有没有决心让它降下来。

18年前,即改革开放前的1980年,一套两居室一厅60平方米的商品房,其售价尚不到一万元,每平方米的售价仅为150元左右,而1998年的商品房售价,在大中城市每平方米已高达2000元左右,一套两居室一厅60平方米的商品房,其售价已高达12万元!

18年间,我国的粮食价格已完全放开,一袋面粉(25公斤标准粉)的价格从8元涨到了50元左右,不过6.2倍。

而彩电、缝纫机、洗衣机、电冰箱、手表等工业品的价格几乎还在原地踏步,上涨幅度不过十几个、几十个百分点而已,而房价却一路飚升了十几倍!

是因为水泥、钢材、玻璃、沙石、人工价格涨升得太快?都不是。

1997年底,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以支配收入为5160元,也就是说,一对夫妇想要买一套这样的房子,得不吃不喝地攒上12年!可又有谁能这样攒钱?

而12年后,水涨船高,谁知道房价又涨到哪里去了?难怪有人嘲笑说,想要靠工资收入去买房,那无异于用自己的嘴去咬自己的鼻子!

在国外,比如美国,买这样一套住房,也需要12至20万美金,如果按照人民币与美元的比价,中国的商品房似乎比美国的贵10倍。但美国国民的人均收入为5000至6600美元,也就是说,一对美国夫妇要买这样一套住房,只需要一年。

看来美国的商品房比中国的商品房便宜得多。

这种比价方法并非笔者的发明,而是国际通用的。国际最多采用的职工年收入与商品房售价之比为3至6倍,而中国为20倍。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积压了大约5000万平方米的商品房卖不出去,而新建的大批的安居房中又有70%的闲置!

让我们来研究一下房价的构成。其实,你只要随便看一眼就会明白,商品房是一种像面包一样、被极度发酵了的膨化食品。让我们解剖一下在每平方米高达2000元的房价里,都塞进去了些什么发酵剂。

在这2000元里,国家一次性的每平方米长达70年的土地使用权转让费约占成本的30%,为600元。

另一部分由上百种税费构成的,现在砍去了30至40种,但还有64种,光这个明细表就能写好几千字。其中仅供电、人防、消防、商业网点、供水、治污等6项便占去这2000元的20%!这部分税费占去又是600多元。

开发商的利润为15%,开发商们大叫无利可图,可国际房地产开发商通常的利润只有5%!

除去这几大块,你就可以知道,建房的成本到底有多少了。也就是说,建材加上人力尚不到30%!房价到底能不能压下来,这个结论太明显不过了。

(摘自《南方都市报》6月18日,魏雅华文)

站在今天看,文章里的8个感叹号有点让人忍俊不禁。但乐完之后,请注意此文中“不吃不喝地攒上12年”的计算标准是两人、60平方米。按郭凯使用的单人、100平米标准计算,得到的结果是40。再放到郭凯那张表里,这个数位于中等偏上水平,只有大约十个城市的房价收入比高于12年前。当然,你可以质疑这篇报道里的2000元/平米这个数字。不过我已经又想到了我贴过的来自The Economist的这张图:

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

Blogroll

新增加了个页面,博客推荐,放了些友情链接之外订阅的博客链接,内容如下(部分需翻墙):

以推介论文为主的学术性经济学博客,作者似乎都是博士生:

经济学群体博客:

以经济形势评论为主的博客:

其他经济学者无固定主题的个人博客:

中文非著名牛博:

2010年8月1日星期日

上海书评全文RSS Feed

http://feeds.feedburner.com/ShBooks

用Google Reader的,点这里

改版后的东方早报网站,代码终于不那么邪乎了,遂有此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