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0日星期二

“我们认为……”

请读者比较Raghuram Rajan在Project Syndicate上7月9日的《社会不平等如何引发了金融危机》和唐学鹏7月19日发在思想库上《美国金改方案并未涉及核心问题》中的几段话。黑体都是我加上的。

Raghuram Rajan写道:

……面对日益加剧的社会不平等问题,政府的举措就是向普通家庭、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扩大贷款,这一措施可能是精心规划的,也或者是反对意见很少,总之收效很快—消费额增加,就业率也上升了;贷款可以推迟到将来再还。这么说可能有挖苦意味,但在历史上就是这样,面对无法解决的国内中产阶级的深层次忧虑,政府也是一直利用宽松的信贷政策作为权宜之计。

与其通俗直白的称之为增加消费,政客们更倾向于使用高雅、有说服力的词句来陈述其政策的意义。在美国,美国梦的核心因素——“拥有自己的住宅”便被政府加以利用,政府以向广大低收入及中等收入家庭提供房贷为说辞,来掩盖其扩大信贷及消费的意图。

为什么美国政府不采取更直接的经济手段呢,比如再分配、增加税收、发国债、增加开支?希腊陷入困境正因为采取了这些手段,才导致政府人员过度膨胀,开支巨大,国债达到惊人的数字。

但在美国却不一样,近几年来,再分配政策一直遭到强大政治集团的反对。而房贷政策却广受推崇,因为各方都认为会获利。

美国左派希望其选区获得贷款,右派也欢迎产生更多的新房屋业主,认为可能说服这些新业主改变其党派倾向。房贷政策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能够达成一致意见、为数不多的几个议题之一。不管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经济适用房”法案,还是布什政府推动建立的“业主产权”社会,都对低收入家庭房贷政策给予支持。

……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历史上,信贷也曾作为一种手段,以缓解社会弱势群体的困境,将来也还会有信贷。不需拿别的国家举例,美国历史上就有这样的例子。19世纪早期,受国内平民主义运动的影响,美国缺乏监管的银行业迅猛扩展,得到许多中小型农场主的支持,这些农场主要求借贷方式更便捷,试图以此摆脱自己落后于产业工人的困境。而农村地区的过度借贷正是大萧条时期金融业崩溃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唐学鹏昨天的文章里则有这么一段:

为了让社会的工薪阶层和低收入普通百姓看上去积极一点,社会和谐一点,美国政客们开始寻找办法,如果用传统的收入再分配政策,比如增加税收、发国债、加大转移支付、扩大社会保障,美国富裕且强势的既得利益者是不会同意的,这些政策会被“卡”住。于是,最终办法落在扩大他们的贷款身上,尤其是让他们能买房,用信贷泛滥政策促使他们买房。这是一项暂时令社会各个阶层都感到满意的政策,民主党希望其选民能获得贷款,而共和党也希望更多的新房业主产生,这会有利于右派队伍的壮大。所以,克林顿时期推出“住房美国梦”,而布什时期则有“业主社会”。美联储创造了时期最长的低利率政策来帮助“住房美国梦”计划,“二房”创造了泛滥的支持性信贷,各类住房衍生品大行其道,穷人暂时获得房屋产权,中产和富人则用房屋升值部分来进行新的消费。其实,历史早就多次重演这种悲剧,泛滥的信贷政策也是导致美国1930年代大萧条的重要原因,只不过那时候钱都贷给中小型农场主,随后农产品泡沫崩溃,大量农场主破产,农村地区的过度借贷正是大萧条金融业崩溃的主要原因。

怪不得他要说“我们认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