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星期六

罢工何以正当

litz光临,留了个评论,值得分享:

据我所知,工会需要一定的约束机制,限制其成员的行为,是因为单个成员有机会主义的倾向。 人人都希望搭便车享受别人的斗争成果。加入工会是自由选择(没有closed shop,union shop),加入以后遵守工会的纪律约束就不能算被迫。

国家不允许合法自由工会的存在,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仍然会出现。不把工会斗争行为合法化规范化,只会鼓励斗争的流氓化。中国在没有合法工会的前提下,工运斗争还是此起彼伏,不管铅笔社的同仁喜欢不喜欢。

雇主对待工会最简单的办法,是解雇闹事的换上愿意干活的。中国法律显然不禁止雇主这样办。可见民工荒是到了一定程度,民工也做好了回家种田的准备,工厂工作的吸引力不那么大了。

企业效益不好的时候,雇主能减薪,可是中国的现实。大多数劳动契约,也不是严格的法律文本。合约未必一定是一个死数,也可以规定议价机制。

我也觉得破坏自由契约是市场经济的第一大敌人。问题是首先要保证各种形式的契约都能被自由的缔结。工人与工会的关系,工会与雇主的关系,工会的行为准则,都需要被契约规范。

我没太多意见,反正我也不是什么社的成员。除了一点,我听说,中国小企业主效益不好的时候干得最多的还是拖欠薪资。这个就不用表态了吧。

下面的内容与这些无关。基于不同的观念,对权利的范围可以有不同的限定。自由主义者当然认为罢工不是权利。但如果罢工要成为权利,背后的正义观或者说政治哲学应是怎样的?这要求我们沿着对方的思路,按对方的逻辑思考,看看有什么是无法通约的价值抉择,什么又是类似知识论上的错误。之前我想了想,觉得过于琐碎,本没打算写进博客,但昨天和枫林仙又聊起这个,觉得发上来也无妨。

当前中国工人的低工资,是由经济发展水平(包括资本的稀缺性)、户籍制度、土地制度、重税等因素造成。自由主义者认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厂商不应为此负责。所以在没有胁迫、欺骗和隐瞒重大事项的情况下,劳资双方出于各自真实意思表示而自由签订的劳动合同符合正义,应具有合法的约束性。除非出现不可抗力导致的特殊情况导致一方丧失继续履约的能力,否则在对方没有违约的情况下自己违约,甚至组织他人违约,都是不正当的。

社会主义者们不这么认为。他们的主张中有一点需要探讨,既然工人们在工作大半年或者一年多之后有权反悔、罢工,那为什么契约刚开始履行时不罢工呢。答案可能很简单:罢工既然是工人的权利,那想什么时候罢就什么时候罢。别人行不行使权利,什么时候行使权利,你管不着。也就是说,刚签了合同也能罢工,整个合同期内罢工都没问题。

但这确实有问题。这种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的契约,对工人几乎没有任何约束力。我们有理由认为,它已不应再被称为一份契约,而只是对资方单方面的桎梏。一旦这得到法律认可,我们要面临的混乱是可想而知的。即使你对自由不自由兴趣不大,只要你还是要order不要disorder,都没有理由将罢工正当化。

上面说过,自由主义者认为在这个国家目前种种的不正义之下,一份自愿签订的契约是正当的。此类民众之间的自发合作也能够部分地,哪怕只是微薄地,弥补权力造成的不正义的后果。这种难能可贵的合作秩序理应得到我们的呵护,而非因为道德自恋或其它更加阴暗的原因来谴责。如果有人一定要否认这种合作的正当性,他能引用的智识资源可能类似于罗尔斯的“背景正义”。但背景正义要往背景去寻啊。当下中国的背景不正义是权力造成的,就该去跟权力讨价还价啊。呼吁约束货币发行结束通胀,呼吁消除农民面对的种种制度性歧视,呼吁保护农地产权……可以做的多得很。工人也好,知识分子也好,在权力面前认怂,转过头跟弱势而无辜的企业较劲,未免有些下作。

再即使你是接近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者,认为劳资双方天生不对等,那合理的做法也应该是立法强制规定合同的若干要件,事前摆平契约——《劳动合同法》正是如此——而不是允许事后折腾闹事。否则约将不约,秩序无存。

尝试了各种不同立场,我终究还是没能找到正当化罢工的理由。

7 条评论:

  1. 我说个笑话,因为工人手里有选票,这就是罢工正当化的最大理由。

    只要你承认一人一票这种政治哲学,罢工的所谓正当化就谈不上什么问题。或者可以这么说,工人对罢工的需求就好像经纪人追求利益最大化一样,是一种基本原子化的政治需求,政客根本用不着去追问这种需求是否正当,他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回应这种需求而已。

    不锈钢老鼠说过类似的话,工人要提高工资,应该去要求政府发展经济改善投资环境等等等等,而不应该直接去要求雇主提高工资。理是这个理儿,可从政治学的角度看,这就是个笑话。

    你说的这个“应该事前摆平契约,而不是允许时候折腾闹事”的设想,太过理想化。事实上,也没人会因为这个“约将不约,秩序无存”而去用“事前摆平契约”来直接代替对“罢工”的默许 -- 我看见更多的实践还是,尽量从各个方面从事实上提高罢工的门槛,从而尽可能的促进双方在罢工之前通过谈判修改契约而已。

    总之,我的观察,政治学背景的人和经济学背景的人考量罢工这类问题,他们的思路很不一样。我觉得,还是各安本分的好,经济学背景的人尽量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分析罢工对经济现象和经济行为的影响才好。

    “正当化罢工”这个说法看着就很别扭,罢工这种东西,根本就不需要正当化 -- 人不满意自己的工资待遇,自然就会运用一切手段改善之。正如假如我可以使用奴隶劳动,我就不会麻烦的去使用雇佣工人 -- 既不存在正当化奴隶劳动,也不存在正当化雇佣劳动这种事。

    我不认为世上存在一种客观的能调和各方立场的统一(经济学层面)的价值,既然不存在一种universal的价值观,又谈何抽象的“正当化”呢?

    回复删除
  2. 雇员单方面终止合同,不提供劳动,雇主是不能强迫雇员劳动的。也没有惩罚的办法,最多就是开除了。劳资合同是不完全合约( incomplete contract),无法规定未来的方方面面。

    关于罢工的讨论,是未来应该怎么样的问题。如果更大层面,民主宪政秩序建立起来,组织工会是符合宪法原则的。消极自由角度讲,我找不到任何依据,可以允许国家或资本家,运用暴力限制雇员的罢工行为。宪法是无法禁止罢工的。

    我要表达的意思,是让罢工权成为合法契约的一部分。 工会组织罢工,是要受各种法律限制的。就像英航罢工一样,首先要有员工投票的程序。企业与雇员签订协议的时候,也就会事先规定员工拥有何种罢工权利,符合什么样的程序后才能实施罢工。雇主认为工会不符合程序,还可以告上法庭。

    回复删除
  3. 绝大多数契约都是不完全契约,如果有完全契约的话。公司理论和新制度经济学里讲得很多。正因为不完全,所以必须是资方说了算。

    宪法没必要那么细致地规定如何对待罢工。说到底这是个违约问题。开除、罚违约金,都可以。不必非得上升到权利不权利的政治高度。非要上纲上线,那只能说你非要违约,谁也拦不住你。和苏亚雷斯的手球一样,你自己承担后果就好了。但手球本身确实是不正当的。罢工也是。

    我从来不反对自由结社。我只是建议那个组织不要再叫“工会”了。这两个字太臭。

    回复删除
  4. 看来我们对权利的认识有区别。我理解的权利,是消极自由角度,法不可禁止即可。

    回复删除
  5. 没区别。法可以不禁止罢工,但是契约可以禁止罢工,和禁止迟到早退一个道理。这里的禁止,意思不是要动用国家机器事前暴力伺候,而是说你罢工了就要付出代价,就要老老实实照合同规定的,交违约金走人(如果是这么规定的话)。为什么要这样?这就是我上面要讨论的,因为在签订了契约的前提下,它不正当,和迟到早退、拖欠工资一样不正当。除非契约不再成其为契约。我的观点就是,法律在这上面一定要收手,不要开这个口子。如果法条中都没有“罢工”或“strike”的字样,实际中按照它本来的性质,作为违约处理,那就再好不过了。

    回复删除
  6. 如果你的焦点在违约,有没有资本认可罢工的契约呢?
    如果资本与工人签订契约的时候,就知道工人的身份属性(加入工会),知道可能面临罢工(符合法律程序下),工人响应工会号召参与罢工,就不能是违约。资本甚至不能事后报复,解雇参与罢工的人。这也是现实中的大多数后工业化国家的情况。
    你所说的正当性,如果在于有稳定的法律预期,这个我也同意。所以认为罢工事宜,应当纳入劳动合同中,法律规范中。
    至于工人愿意和资方签订什么合约,这个是劳资稀缺关系的博弈。工人当然可以自愿选择进入一个无故旷工送进监狱的合约,如果资本足够稀缺的话。国家甚至可以协助资本用暴力执行这个合约,如果国家够法西斯的话。

    回复删除
  7. 这就兜回了我这篇文章讨论的政治哲学问题(无论它多么琐碎和初级),如果我们要让罢工合法化,有什么样的理由可以支撑。答案是没有。即便左到接近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也没有过得去的借口可以让法律支持罢工。

    很多人不认同凡是自愿达成的契约就应始终有效。没关系,罗尔斯也这么认为。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平心静气地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厘清一些东西。

    比如迟到早退,如果是因为暴雨造成路面积水而迟到之类,那么立法在不可抗力造成违约时豁免责任,还是reasonable的。但是因为反悔,因为眼红,嫌工资低,就去要挟资方,那是另一回事。法律为何要事前规定契约中必须有(一定条件下)允许罢工的条款呢?

    契约之为契约,就是要求双方在有能力执行时履行对对方的承诺。法律强行要求契约中包含允许罢工的条款,等于让契约成了self-defeated的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不再是契约了。假如在法律没有强制要求的情况下真有企业家在提供的格式合同里允许工人罢工,我没意见,佩服他/她的精神。但是,跟上篇谈论工会的文章一样,我建议他们签订的那个东西不要再叫契约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