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金钱与政治

在规范性的意义上,大家都会赞同隔离商业势力与国家权力。但在现实中,这不容易做到,甚至可能永远无法真正完全做到。那么,一个更多地是由前者影响、操纵后者的社会,和一个与之相反的社会,哪一个更倾向于形成权力的分立,因而更不易出现暴政,更有利于个人自由?想想16世纪的威尼斯、17世纪的荷兰与20世纪的香港,再想想苏联和多少个世纪以来的中国,答案似乎不言自明。就连文化艺术也是。 在这个注定不完美的世界里,商人的冷酷精明跟领袖的悲天悯人比起来,实在是可爱得多。

但总有那么多知识分子,一提到钱就捂鼻子,笔下或口中“庸俗”、“物欲横流”,乃至“异化”之类的词倾泻而出。当然知识分子们对金钱失却平常心,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我们对这样的例子并不陌生:一个本可享受闲暇或经济利益却主动放弃,投身于××事业中的人,甚或一个对宣传技术(艺术?)精益求精,任劳任怨的红色老戏子,靠这些牺牲赢得了高度评价。然而一旦这些吃了很多苦,也吃了很多亏,理应有所补偿的人,成名后跟商业打了点交道,比如拍广告而不是去做报告,拿了点小钱,有些刚才还在鼓掌的人立马就看不下去了,“给××精神留一片净土”的标题就会出现在报纸评论版。

如果不能摆脱这种酸腐、扭曲、阴毒的心态,如果有人提到钱时即使不是说谁靠它来干坏事,但还是本能地犯恶心,如果没法健康地看待金钱,洗去它的道德意义,将它还原为我们吃饭、看病、购书、旅行都要用到的日常之物,如果永远先验地认为有钱人、对金钱欲望较强的人,甚至主要研究经济等与钱有关问题的人,道德上低人一等,或者说低于他们知识分子一等,更认识不到经济独立对反抗暴政有多么巨大的价值,认识不到商业精神如何制约、驯服、分化危险的权力,那什么宪政、法治、自由,恐怕离我们都还远得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