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7日星期一

工会迷思

在下一次以“结社自由”为名支持独立工会之前,经济的浪漫派们或许应该认识到,对同一个概念,可以给它一个规范性的定义,也可以描述性地定义它。就我们正在讨论的话题而言,谁都可以幻想出一个独立自主,雇员能自愿加入和退出,也不强迫他人做什么的工会。如果我们在真实世界中能见到或做到的与此相差不远,那没有太大问题。如香港近年来虽也开始搞最低工资,但说香港目前还基本符合自由经济的规范性定义,估计反对的人不会太多。

但如果采用描述性的定义,那么目力所及的工会,除了团结工会之外,还真没几个不是黑社会的。就连中国的全国总工会,也是全球最大黑社会组织的一个分舵。劳联产联之流倒是不再依靠打手上位,但他们将自己洗白后的阶级斗争新动向,比当年的路障、打手更让人不寒而栗——游说立法。这不是吹毛求疵,也没有小题大做,现实中工会之种种,是对工会控们天堂般的规范性定义严重的、系统性的偏离。有鉴于此,我们不得不怀疑,被他们规范性地定义出来的那个东西,叫“工会”还是否合适?

事实是,脱离现实的工会控们意淫的诸多好事,早就有人在做了。不然包工头、劳务中介和劳务派遣公司是干什么吃的?如果劳动力市场是多对多的局面,工人们有的选,就不应随便扯什么“弱势”、“缺乏议价能力”,除非出现欠薪的情况。我们不需要靠私人或政府暴力撑腰的工会来画蛇添足,制造麻烦。何况,作为人之行动而非人之设计的结果,(劳动力)价格本身无正义或非正义可言。底线是,不要推动立法,在每家企业内部人为培植出一个垄断性的劳动力议价组织。人为制造垄断——我一时还真想不出比这更愚蠢、更糟糕的主意。

陈志武表态支持罢工并不让人意外。这不是他在金融领域之外第一次发表雷人观点。他前两年主张国债制度时,就说民众成为政府债主,是民主自由之重要条件,并以英国等为例,似乎全然不知那众所周知的常识,即英国贵族有实力与国王对抗,才是自由之基。大宪章等宪政文件及非成文宪法的受尊重,以至国王(今天的政府及法院)在议会中的民主政治制度端赖于此。同样,英国后为各国摹仿的国债制度,是当年国王与贵族权力分立的历史事实及此后英国社会一直如欧克肖特所说“缺乏压倒性的权力集中”之果,而非其因。至于罢工,如果某家公司与其雇员签署的合同,像法国大革命后的某部宪法允许革命一样允许罢工,那作为外人我们当然不好说三道四。但如果没有这类条款,罢工就是破坏契约自由,侵犯财产权。

其实罢工要求加薪,无非是见老板比签署合同时自己预想的赚得多了些(否则当时就提涨薪水了),眼红了,想多分一杯羹。但我们从奈特那里知道,企业家因其承担市场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而获得利润。他们可能大赚,也可能巨亏。雇员面对的是合同而非市场,自是旱涝保收。我的问题是,如果我们允许公司大赚时工人罢工撕毁契约要求加薪,那么公司亏损时,资方单方面将合同一笔勾销,为雇员减薪,可否?

以上所谈,皆为常识,不知者不为罪,为脑子进水。对工会成员与非成员、工会头子各自的利益冲突,即工会如何损害工人利益的分析,不是这样一篇小文所能承担的。就此搁笔。

6 条评论:

  1. 1. 无政府主义也可以说:
    "对同一个概念,可以给它一个规范性的定义,也可以描述性地定义它. 谁都可以幻想出一个除了保障个人权利以外不做任何事情的国家. 但如果采用描述性的定义,那么目力所及的国家, 没有一个不是系统性地用公开或隐蔽的手段侵犯个人权利. 有鉴于此,我们不得不怀疑,被他们规范性地定义出来的那个东西,叫“国家”还是否合适?"
    你会如何回答?


    2. "游说立法" 为什么错? 是谁的错? 应该加以纠正的是立法程序还是结社权利? 企业同样会游说立法, 是否可以说: "现实中企业之种种,是对自由企业控们天堂般的规范性定义严重的、系统性的偏离"?


    3. "公司亏损时,资方单方面将合同一笔勾销,为雇员减薪,可否?"
    事实是, 不计其数的公司曾经通过破产的方式毁约. 所以不能单方面责难罢工者

    回复删除
  2. 回R兄:
    1. 国家这个例子恰好写文章的时候也想到过,因为和前后文有点不搭,所以没有用。这个不是太大问题吧,“国家”前面可以加形容词嘛。
    2. 估计我和R兄在这些问题上是不会没有分歧的。我也从来没有反对过不侵犯契约自由的结社权。
    3. 公司都是有限责任的。公司法和公司章程里都有。这个不算毁约吧。

    回复删除
  3. 1. 那么我想 "工会" 前面也可以加上形容词. 当然, 现有的政治学和经济学可能没有提供足够丰富和精确的形容词. 也许新界定的 "雇员自由结社组织" 不再叫工会, 不过那是语言问题而非实质问题了

    3. 有限责任本身也无非是另一种由政府赋予的特权, 相当于说, 只有在公司赚钱的情况下才有充分履行合同的义务, 赔钱的话则可以被免除相关义务. 当然, 可以说雇员有权利选择无限责任公司, 所以关于有限责任的法律并不予以特权. 但若这样, 规定了罢工权利的法律同样不应被指责为授予某些人特权, 因为雇主有权利只与那些声明愿意放弃罢工权利的人签定合同

    如果不认为关于有限责任的法律本身就是由政府赋予的特权的话, 当然可以不使用 "毁约" 这样带有感情色彩的词. 关键是, 破产的可能性使 "旱涝保收" 不再成为可能. 设想雇主宣称本企业经营不善, 必须降低工资才能维持下去, 否则只好申请破产 (于是雇员们拿到的只会更少). 很难想象自由市场和企业的支持者会指责他. 但这种行为在道德上与罢工要求加薪是否有区别? 是否也是在破坏契约自由,侵犯财产权? 在我看来, 两种行为的形式是一样的: 一方对契约的另一方提出: 改动契约的条款, 否则契约将不会得到进一步执行

    回复删除
  4. 1.赞同
    3.“旱涝保收”这个词我用得不精确。只是相对于企业家承担的风险而言。有限公司是历史上自发出现的一种制度安排,为了使个体户之外的公司可以区别于自然人股东的独立法人形式存在。至于现在的西方法律怎么规定,允不允许无限责任,我暂时不太清楚,就先不多说什么了吧。不过,至少可以说,破产不是那么随心所欲的。需要满足一定的会计准则。

    回复删除
  5. 补充一点。股东们要破产,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没的选的。很简单,资不抵债就要破产。有时有的选,可以被重组什么的,但那是另一个问题。并且要注意的是,一旦进入破产程序,股东的主导权就让给债权人了,股东们做不了什么。所以破产对股东没多少好处,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在有限责任的意义上避免了进一步的损失。但他们总归还是以出资额和后来的资本公积承担了损失的,最后拿不到什么。

    人死了不能再追债,公司法人也一样。破产如果说是“违约”,那也和工人罢工有明显区别,因为破产主体不再存续,也因此无以获益了。

    回复删除
  6. 据我所知,工会需要一定的约束机制,限制其成员的行为,是因为单个成员有机会主义的倾向。 人人都希望搭便车享受别人的斗争成果。加入工会是自由选择(没有closed shop,union shop),加入以后遵守工会的纪律约束就不能算被迫。
    国家不允许合法自由工会的存在,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仍然会出现。不把工会斗争行为合法化规范化,只会鼓励斗争的流氓化。中国在没有合法工会的前提下,工运斗争还是此起彼伏,不管铅笔社的同仁喜欢不喜欢。
    雇主对待工会最简单的办法,是解雇闹事的换上愿意干活的。中国法律显然不禁止雇主这样办。可见民工荒是到了一定程度,民工也做好了回家种田的准备,工厂工作的吸引力不那么大了。
    企业效益不好的时候,雇主能减薪,可是中国的现实。大多数劳动契约,也不是严格的法律文本。合约未必一定是一个死数,也可以规定议价机制。
    我也觉得破坏自由契约是市场经济的第一大敌人。问题是首先要保证各种形式的契约都能被自由的缔结。工人与工会的关系,工会与雇主的关系,工会的行为准则,都需要被契约规范。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