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日星期五

渐进病

按:此文乃向名文《中立病》东施效颦的致敬之作。其中“历史”事件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从前,很多体制外知识分子呼吁政治体制改革。体制内的智库人士听了,说,看看苏联,咱可不能搞休克,不然非乱不可,先推动预算民主化好了。然后就这么上书太上皇。

太上皇看了材料,心想,这些人还是太书生意气,急什么,预算民主化,说搞就能搞成吗?凡事都得有个过程嘛。你们说到底不就是反对腐败浪费么,先从官员财产公示做起吧。太上皇遂作此批复,转当朝核心阅。

核心一看,心说你这个老革命不知道新情况,现在大家谁不是一身黑,连从电力口爬上来的二把手都不干净,真一公示还不得天下大乱?连洋人都说我们的成功在于搞渐进改革,不激进。财产公示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我看哪,地方上有些孙子坐的车,都快赶上我的座驾了,可以先搞一搞公车改革,整顿一下,让他们别太过分。于是,核心让办公厅下个文,征求意见。

各级官员拿到文件,私下里都说,有没有搞错,老子屁股才舒服了几天就要撤啊。当然明着不能这么说,所以下面的回应普遍是,这么大规模的涉及全国的改革措施,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定要审慎再审慎地推进啊。这恐怕不是一届政府任内可以解决的事情哟。

插播:1994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公车改革启动。“渐进”十几年后,近年来每年公车配置支出增长率20%。目前,不包括国企、医院、学校、军队以及超编配车在内的公车消费,每年为1500~2000亿。(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插播完毕。

所以磨到最后,就这么永久性“渐进”,或者说,渐退了。

鲁迅说,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都要流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