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无神论的非理性基础

我们其实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我觉得还可以说得更清楚些。若各位被问到,如何看待目前科学尚无力解释的若干事物,很可能主要会有两种代表性的回答:

  1. 科学迟早会有答案;
  2. 那是神迹。

无须多加解释,前者来自无神论者,后者来自信徒。

晚年在伦理学杂志上发表若干文章,并逐渐转向哲学和神学的奈特曾有言曰:“人类……在极大程度上不得不与这样两种最终非理性的信仰相依为命:对理性(reason)的信仰,我们知道那是可错的;以及对启示(inspiration)的信仰,我们知道那是任意的。”我以为,上面设想的两种回答,是奈特这段话很好的例证,虽然,有识者大可以说,并非100%地吻合。

不消说,回答2绝非出自理性。但回答1的非理性程度亦未少几分。我们何以知道科学终究会有答案呢?“科学已经如何如何,将来必定也会如何如何”不是个多好的理由。至少,不够理性。完全可能有科学永远无法理解的现象。关于这一点,关于归纳,没读过休谟不要紧,知道罗素笔下待宰的火鸡也就够了。

没有理性的凭据,我们只能依靠信念,无论我们选择相信还未出现的科学理论,抑或神迹。事实上,即便是现有科学理论在未来的应用,也基于信念。毕竟单凭理性我们也无从先验地断定此时此地适用的物理(化学、等等)定律必然在彼时彼地同样适用。所以,再将现有理论包括在内,我们就得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两种整全性解释体系。两者的根基都是非理性的,而在其上,科学和神学各自理性地建构起来,且都对未知事物有一以贯之的判断。恰如奥古斯丁说的,“除非相信,否则不能理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