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4日星期一

齐泽克

对我来说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尴尬场景类似于下面的对话:和一个不太熟的人聊天,你很正常地用到“大智若愚”这个成语,对方接了一句,也只有一句:“那是大愚若(弱)智吧,呵呵”,然后停下来,满心期待你的笑容。

我没打算说所有使用“大愚弱智”的家伙都应该被遣返回火星。如果他们只是用它来在一个沉闷冗长的段落里一带而过地调节一下气氛,或者,运气好的话,他们在一个让人完全想不到的语境中把这个旧词用出了新意用出了花儿,那我连在这个只有区区几百人订阅的个人博客上发牢骚的一点点必要都没有。关键是,像这种刚刚学会正确使用“大智若愚”的小学三年级生才会因为文字游戏中的反差而觉得好笑的说法,被你眼前这位几十岁的活体火星帝专门地、单独地、特别地,当作重磅包袱抖出来,还等着围观你由衷的欢乐,你是该像吞了片用过的尿不湿一样假笑,还是该像那片无辜的尿不湿一样真哭?

齐泽克的荤段子没那么夸张,好歹他每过一两年还会换几个新的,有时还是原创,但给我的感受类似。他的那些笑话,放到豆瓣的冷笑话小组、“笑点很奇怪”小组或者“当时我就震惊了”小组,估计连十个回复都赚不到,也远远比不上沈宏非,甚至叶子风。可他偏偏就能在中国吸引到一大批粉丝。为什么?因为荤段子后面有对电影、政治、哲学的分析?也许。很多人都对他长期、反复、大量使用的招牌句式印象深刻:“你以为a就是A吗?恰恰相反,a其实是b!”不过,抛开其中无所不能的辩证法不谈,我想求教于后现代达人,他有没有说过与此不同的东西?如果没有,那他就是贵州的一头驴。

我是经常被当代中国普通人的闭塞和缺乏幽默感刺激到的。但我没想到知识界也是如此。齐泽克热的问题不是他几无笑点的笑话加让人耳朵生茧或眼皮打架的言说方式,而在于他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却也能聚拢一批趋之若鹜的中国粉丝。最近汪晖把他拉来走穴,豆瓣和博客圈里好些人又都在捧他的臭脚。我的建议是:别聒噪了,洗洗睡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