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8日星期二

闲话几句

一看到新非公36条,我的脑袋里就冒出来一句话:看来一年半前本就不应出台的财政刺激政策终于要退出了。

中国经济崩溃论这几个月很火。不大赞同,因为老百姓被GDP主义洗脑后,国家已经可以靠通胀经济学,玩弄经济于股掌之中,同时不断扩张自己的规模,蚕食民间财富。至于非意图的后果看不见的损失,谁在乎呢?

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不承认,当今各国的国债制度全是再典型不过的庞氏骗局。每个国家的主权债务都越滚越大,谁也不会真的相信它们有一天会还清,fiat money也依靠这样的国债制度才得以垄断发行。《赤字中的民主》里布坎南的呼声根本没人听。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背负相当于GDP几十个百分点的政府债务很正常,而且是“可持续的”!现状的暴政会束缚我们的头脑,阻止我们去思考诸如“国家是否应该借债”这样的根本问题。所以很希望这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出现几个国家破产的例子。这个世界需要每几年就有俄罗斯或欧猪这样的国债危机来提醒人们:国家不应负债,至少不能出于战争、饥荒等临时性需要之外的理由借债,将债务长期化、制度化。不然,那些出来混却根本没想过还的,还会觉得自己多有理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