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日星期一

高盛ABACUS

昨天找了点资料来看,基本同意这么个说法

Nobody here is investing or hedging in any robust sense of the words. This SCDO serves as a complex credit derivative to intermediate two (or more?) pure speculators.

所以看到辉格写的《金融对赌不是无价值交易》,我就有点不理解。话头是克林顿对高盛案的一番评论:“我不能肯定高盛触犯了法律,但我确实认为,这项交易不具备潜在价值。”辉格说“克林顿的言论,清晰而准确的代表了许多人对金融问题的看法,其表述也相当理性和公允,然而很不幸,它是错误的。”

我不觉得克林顿的话有什么问题。这个伟大的政客毕竟不是贝鲁斯科尼或内贾德,即使管不住自己的拉链,还是能管住舌头的。就连他当年那句经典的“I did not have sexual relations with that woman”,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口活不算数。这次也一样,他说的是“这项交易”。为谨慎起见,我去找了原文。克氏确实是这么说的

I’m not at all sure they violated the law, but I do believe that there was no underlying merit to the transaction and that’s what I think we need to look at.

彭博社这篇报道继续写道:

He said “too much of this stuff has no economic purpose,” while also saying he backs farmers’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use of derivatives to protect themselves against poor harvests.

也就是说,克林顿并不反对那些真正用来对冲风险的衍生品交易,只是反对高盛这种纯粹的赌博。其实本来为这种交易(不包括交易中可能出现的欺诈)辩护很简单,它只是big boys之间的游戏,没什么外部性,权利、自由之类的挡箭牌很好用,顶多来两句自由应是否定性的或者法不禁止不为罪之类的套话。可有人非要从功利角度考量,那结论就没准了。谁能先验地说,自愿交易的结果一定比禁止它要更好或更有效率?

正如我们上面看到的,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克林顿对传统的对冲交易或保险合约存有敌意。所以辉格拿诸如生猪期货合约之类的衍生品来反驳克氏,完全打错了靶子。他那衍生品创造流动性的美妙故事,在以ABACUS为代表的,缺乏活跃市场的定制化衍生品这里也不存在。并且无论事后还是事前,都很难看出,把近百个本已是不知多少笔住房抵押贷款打包的RMBS再度集中起来,基于该组合向区区几方发行信用违约掉期,能实现什么“价格发现”功能。没错,“在赌场赌博中,不确定性是人为制造的……在金融对赌中,参照事件是外在的,无论你是否去赌它,其不确定性都会存在”,但在这笔交易中,参考组合的不确定性都是交易各方自找的。自找的也行啊,玩期货的大多如此,可他们也没能像期货投机者那样去竭力收集、分析信息,将信息体现于每日的价格中,从而促进信息流动,提高市场效率。这么复杂的玩意儿,没点致命的自负,怕是谁都不敢说自己能真正掌握吧。而如果一个交易听起来像赌博,看上去像赌博,除了赌之外也没有其它功用,那它就是赌博,完全不是别的什么。当然,是否应该禁止某些赌博,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