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信息窄化?

魏武挥引用《网络共和国》,担心网络用户自我过滤信息。在我阅读《网络共和国》时,这本书就没能说服我,魏的文章也一样。我并不否认网络使我们能更便捷地获取自己偏好的信息。但这未必会比其它手段更易导致偏狭和激进。首先,BBS扮演着广场或市政厅的角色,其中从不会缺少争论,各种主张都会浮现。即使争论最终以各方互骂傻屄收场,沉默的大多数也会基于多元化的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其次,对于很少参与BBS中公共讨论,更多地靠RSS等定制化手段获取信息的用户,他们阅读的新闻或博客内容无论多么极端,与其对立的信息也往往会作为反面教材出现。而文章下面的评论区,其实也是个小小的BBS,充满不同的声音。总之,不能低估我们试图说服别人的强烈欲望。而只要这种欲望存在并持续引起争论,信息窄化便很难真正形成。

是不是太乐观了?Tyler Cowen介绍的一项研究表明:

Ideological segregation of online news consumption is low in absolute terms, higher than the segregation of most offline news consumption, and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e segregation of face-to-face interactions with neighbors, co-workers, or family members.

也就是说,网络反而比现实生活中的交流更能平衡信息立场。这是美国,不过我也不担心中国的互联网。是的,我们在网上经常能见到傻屄横行,但我的观察是,他们的问题在网下。能经常上网之前,他们就已经被家庭和中小学教育给摧残成了傻屄。网络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展现自己傻屄头脑的华丽舞台罢了。网络无罪。

1 条评论:

  1. 前不久看到关于Gentzkow研究的报道,粗略看过一遍他们的paper,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但是也感觉还是不足以下个定论,也许这方面陆续会有更多新的研究。Sunstein的书是很多年前读的,当时不太注意实证研究这方面。不过不论网络是否促成群体极化,中国的GFW在这方面恐怕只会推波助澜。另外注意到,Sunstein07年出了Republic.com 2.0,据说内容翻新不少,专门用了一章篇幅讲blog。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