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外省青年

本博一向注重趣味,即使在追随、赏析观念史上那些伟大的人和思想时也是这样。但下面的文字,从主题到遣词造句都谈不上有趣。而且它可能会冒犯一些人,虽然如果理解正确的话,可以发现我并非意在如此。读者若是累了一天想放松下脑子,或者对“政治正确”极为敏感,可以省省,不用往下读了。

好吧,我知道你不会理会这一套。那我们就继续。但除了上面两条提醒,还必须做些另外的说明――既然这个开头已经够无趣了,那就冗长枯燥到底吧:为了行文方便和流畅,我不得不使用一些全称代词或类似的词汇。这些不应被视为是对复杂多样的现实武断而幼稚的裁剪、归类和简化,也不是在试图从非随机的小样本中盲目地抽象出自以为具有统计意义的结论。不要忘了这里只是个人博客,没有比这种地方更加非正式的了。下文所有内容都来自我和生活中的朋友们的个人观察,没有reference,没有数据,所以也没有什么社会学研究的意义。然而个体的生命体验,自有外于统计值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篇文章。

年前一个哥们带我去赴一个小饭局,座中有他一位正在某名校读研的高中同学,我们姑且称他为Z吧。席间Z一直滔滔不绝,不到五分钟我就已听出他话里和胸中的空来,知道剩下的一个多小时都将在扯淡中度过,也知道了这又是一个典型的外省优秀青年。

别误会,我对Z并无恶感。人是好人,不然我哥们这顿饭也不会叫上我来与Z同席。但我还是无法忍受Z的身上和话里一点也没有在我的词典里叫做“人味儿”的东西。这话听起来有点损,还是容我解释。要不然,还是直接列举这类人的若干典型特征好了:

  • 从小到大学习一直不错,笔记尤其认真,与老师关系也挺好;
  • 没有早恋;
  • 大学里没有犹豫,也没有任何思想负担地入了党,原因一是从众,二是为“今后的发展”;
  • 早早地开始准备出国或考研,按部就班,纹丝不乱;除教科书之外要么基本不读书,要么只读点武侠、玄幻之类,顶多也就是郭敬明;
  • 基本不听外文歌,要听也就是Michael Learns to Rock翻唱张学友的那首,或者隔三岔五流行一阵子的类似Groove Coverage或者Lady Gaga(很可能是在她获格莱美之后才听说)的舞曲,再或者粉一粉长相甜美的法国女歌手Alizee;
  • 除国产大片、好莱坞亿元级大制作和一些动作片之外很少看电影;
  • 可能会是《康熙来了》的忠实粉丝,也可能会看国产、港产电视剧或者湖南台的一些节目;
  • 上网最多的时间花在校内或开心网上,在里面看别人分享的视频,转发有关星座、健康,或者“80后/男人/女人必须知道的×××”之类的文章,有的会玩里面的游戏,此外有的可能会上新浪或凤凰网看新闻,没有博客,除学校BBS外基本不上论坛,就算上,也没耐心读完超过一千字的文章,最喜欢一条条列出的笑话。

歇口气,来解释一下“外省”这个词。小时候看过来自法国的所谓“世界名著”的读者不会不熟悉它。它在巴尔扎克等人的小说里比比皆是。除台湾之外,我第一次在中文语境中见到这个词是在颜峻的乐评中。与法国人类似,他将北京之外地区统称为外省,尤其指上海、武汉、广州、成都等摇滚乐新兴城市。这里说的外省与他有所不同。读者应能看出,上海广州显然不属于外省。不可能做到多么精确,但把外省定义为全国二三十发达城市之外的广大地区,应无大碍。

上面列举的典型特征,身处这个山寨之国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未必不沾上一两条,大城市出身者恐也难免。比如或多或少自认为对世界代表中国,在中国代表世界的上海,爱显摆自己多洋气的东方卫视及其背后的上海文广,就特别喜欢请Michael Learns to Rock和Vitas之流来做节目,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山寨品位暴露得一干二净。另一方面,100%符合上列特征的,怕是也不多。但我这些年陆续见过、聊过、相处过的外省青年,大多至少符合一半,多者达八九成。当然了,这篇闲文之中的外省与大城市之分,只是我和朋友们个人观察的小样本之中二者的不同比例。既然我本无意将其推广为严肃的结论,读者应能理解。举例反驳,那也太简单了,而且有抬杠之嫌。非要较真的话,大城市中下层家庭出身者怕也要归入外省青年的行列。但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不再多解释好了。

这些特征或许会被批评为失之随意。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表象。正如上面说的,这些背后,是外省青年们“胸中的空”。至于空缺的那个可戏称为“人味儿”的东西是什么,我想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不是什么“文化修养”。我没有预设他们阙如的是对文学、摇滚乐、小众电影,或者别的诸如历史、政治哲学的兴趣。他们也本可以对IT或科普心生好感,但他们统统没有。找不出一个无可挑剔的词来概括,最后我只能说,他们缺乏的,是对未知、有趣、激动人心的事物和知识,对新鲜感的好奇心,因之也缺乏追求它们的动力。

网络也无法改变这一切。在这批人的成长岁月,早至高小,迟也不过初中,网吧便已遍布中小城市。但他们在里面只学会了红警、星际和魔兽。于是等到在大学里拥有自己的电脑时,他们的注意力也没能被吸引到其它更精彩的世界中去。在几乎一切都应有尽有且唾手可得的网络时代,这是一种自我封闭,但也使他们的学业显得不那么乏味,从而让他们更能集中精神于此,更能成为国家资本主义体系里一颗优秀的螺丝钉。前面我在描述Z时,就加上了“优秀”二字。这可不是什么讽刺。

家庭教育很重要。父母的知识背景几乎是决定性的。我得到的信息是,他们的父母大多把出国留学作为子女教育最成功的标志。至于出国有什么好处,最常见的回答是“开眼界”。但开什么眼界,就语焉不详了。是否有此必要,也不在考虑之列。出人头地光耀门楣的功利目的和对异国教育充满神秘感的想象驱使着家庭决策。于是这些外省青年们要么凭实力勤奋苦干,去美国读电子、计算机,要么凭着家里有钱,去澳洲或英国读商科。没有几个人会去读社会学、政治学这样“无用”的学科。

还能怎么样呢?外省没有万圣、季风这样的书店。真去了北京上海上学,他们也未必就会对它们有所了解。他们在大城市里更熟悉的,或许是家乡不多见的季末打折的品牌服装专卖店。在家乡,电视是他们接触外面世界,并对其产生想象的最主要渠道。然而中国的电视何尝有文化可言?让人无奈的不是相关节目时段的有限,而是在本已有限的时段里,其内容惊人的贫乏和重复。在以“民族歌曲”面目出现的宫廷音乐之外,凡芭蕾舞便是天鹅湖,有歌剧必选图兰朵中的今夜无人入睡,古典音乐只有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仿佛这些领域中的纷纷他者全不存在。就连相对多样化的音乐剧,永远也就是韦伯的几部作品,还总挑他那早就风华不再的前妻早年的演出――最最主流,但也丰富多彩的百老汇尚且被阉割至此,遑论外百老汇和外外百老汇?

类似地,当大城市孩子在中华学习机上发现用LOGO语言绘图的新奇好玩,无意中开始第一次培养自己创造力的时候,外省孩子只能在街机室里玩街霸,在室外台球桌上眯眼瞄准;当前者在卧室里贴上Kurt Cobain的海报,挤进酒吧看演出的时候,后者只能在音像店里买张学友和任贤齐的磁带,去卡拉OK唱他们的歌;当前者开始读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的时候,后者只能去租那些一套十几册的港台小说或漫画来看。

这就是我们的外省同龄人的成长环境。对下一代来说情况也没有丝毫改变。他们依然没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乐子。即使是魔术这样的东西,刘谦不上春晚,也不要指望会在外省受到多大关注。而一旦上了电视,相似的魔术道具就能在外省孩子的无聊生活中流行到泛滥。这是不同的朋友这次过年回老家之后发现并告诉我的。代代如此,让人嗟叹。

进一步的,自然也可能更不牢靠,更带有我个人偏见的观察是,外省青年们无论对生活抑或其它,大多持相对主义或虚无主义的态度。比如不相信Google有可以靠促进信息流动赚钱的健康商业模式,认为它作为一家外企,在中国的挫折纯属活该。进而不相信观念与观念、制度与制度之间是有区别的,认定世上一切不过是成王败寇,没有道理好讲,没有真理值得追求,更没有什么值得敬畏。最后,不相信有什么爱情值得耐心坚持,哪怕它无比卑微平凡,哪怕自己早就看清了对方的所有缺点却依旧愿意承担,哪怕无法如愿,只能在心里祈求或怀念。他们需要的,只是到年纪找个一起过日子的对象而已,只是能有钱吃吃喝喝,偶尔去“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地旅游而已,只是培养出一个跟他们一样没人味儿的孩子,而已。

哀莫大于心死。若心从未活过,则尤是。

69 条评论:

  1. 这样的人太多了,北美留学圈子的绝大多数都是这类(读文科的凤毛麟角,学政治的更是被看做怪胎异型),信奉阴谋论,爱党爱国爱毛主席,推崇文革推崇等级,对自由民主市场抱着天生的仇视心理~~

    虽然我也是外省青年,literally,但庆幸尚未具备以上任何一条~~

    回复删除
  2. 这篇文章写的好啊,一句话,外省青年多土鳖。
    作者这种不顾政治正确的文风值的我学习!

    回复删除
  3. 很遗憾 作为一个外省青年 我从未读懂过博尔赫斯 最多也就只能读读王小波 偶尔看看博主说的一条条罗列出来的笑话解解闷 没办法 既然不是大城市的人 咱就不装大城市的人了 品味不够

    回复删除
  4. 好不容易翻墙过来,留个脚印吧
    我本是生长在北京的“外省人”
    毕业后,才感觉自己慢慢进了城,恩

    回复删除
  5. 作为一个行省人,我必须说港漫那是很·好·看·啊!

    回复删除
  6. 我是外省青年,那些书跟音乐确实是不了解也不怎么喜欢。你说的人味儿,对未知保持好奇我倒是有,没有这些,生活会少很多乐趣

    回复删除
  7. 装逼装到蛋疼也是一种境界啊!

    回复删除
  8. 基本同。

    万幸的是虽然我是一个小镇青年,可不幸的是小学开始在家里折腾386,初中开始折腾56k猫,一直折腾了五六台电脑,所以表示情绪稳定影响不大

    回复删除
  9. 同博主。好一篇在大陆political incorrect的文章呢,必然会遭喷,不过大部分外省青年也看不到blogger的文章吧。外省青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自己不了解也就罢了,还喜欢嘲笑别人装逼。

    回复删除
  10. 博主骨子里得意洋洋的精英意识真让我反感。

    回复删除
  11. 去你妈的吧,老子就是外省青年,老子品位比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北京土狗。 who the fuck give you the position to be patronising? u r just a judgmental twat.

    你要政治不正确,别人也可以政治不正确你。
    你又何尝不是只通过媒体和接触的少量的个体就大言惶惶?
    真正外省文化交融地区具体丰富的生活超出你贫乏的想像!

    回复删除
  12. 你笑我们这些外省青年土包子没关系,很多东西我真是到了北京才见过,没办法,我的家乡不是大城市,我们天生不如你们高贵。
    但是,你可以笑我们土,不代表你可以满怀着你的优越感,把你所看到的中国人身上所有你不满意的缺陷通通扣到我们这些外省土包子身上,凡是出色的都是你们这些高贵青年具备的,凡是恶心的一律是我们这些外省土包子的特征,你真有本事啊。

    回复删除
  13. 卧槽怎么没用代理就上来了……看了评论才发觉。
    另:身为一个外省青年,我确实经常关注牌子店打折的信息。这有问题?
    我读博尔赫斯普希金村上春树莱蒙托夫听贝多芬肖邦(好吧这是大路货您看不上眼,不过我确实不知道古典界也有小清新)。
    只想说,您作为一个城市人,很高级。

    回复删除
  14. 这逼以为拿着个“我就政治不正确了”,就可以当挡箭牌。就可以说明我真理在握乃是不畏艰险真话少数人一枚。这种蓝血Pekingese 从来都是对加害结构不发一言,使劲作践受害者。

    回复删除
  15. 显然喷子们立刻冒火了,连骂人的话都没有创意,可以“外省青年”的精神世界有多么贫乏。

    回复删除
  16. 来显示显示你有多不贫乏,多有创意。

    回复删除
  17. 其实这跟地域关系不大,我在上海多年,见的小市民多如牛毛。算不算“外省青年”,关键还看家庭背景,文化沉淀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完成的。

    回复删除
  18. 就算我们外省青年真的一无是处,好歹你也看在成长环境不同的情况,“宽容”一下我们,而不是优越得都快成仙了。
    何况,“外省”还真不是你们这些高贵青年多想象的那般,也许有些这些地方没有你们那么“潮”,但中国很多地方的地方文化,说不客气点,哪是北京、上海这种城市比得起的。当你嘲笑别人土鳖的时候,也许从不认为你有必要思考自己是不是无知。

    京剧是国粹啊,北京就是高贵啊。但是您老人家知道吗,我们这些外省青年,不但不羡慕你们的高贵,我们已经厌烦被你们那点匮乏的文化没完没了地代表了。如果不是沾了政治的光,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倒还有脸回过头来笑我们都是国家政治的奴才了。

    回复删除
  19. “外省青年”与地域无关,说白了就是“愚盲青年”,博主的文章其实可以写得更简练明了一些,可博主偏不,博主一定要用他颇为“本省”的讲述,时刻与那些“外省”平庸青年们保持一千英里以上的距离,骨子里满是洋洋自得的精英满足感。

    博主要嘲笑“外省青年”麻烦降点身段,别用那么严密而富逻辑的行文了,否则只会听孙燕姿的外省青年们看不懂你这个拿浮世绘版画《神奈川巨浪》做博客图标、听德彪西的本省青年的文章啊。

    回复删除
  20.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21. 呵呵,这些特征和人的生长环境是有莫大的关系的。作为一个文章所定义的“外省人”,我符合上面三条半的特征。从小学习认真,和老师搞好关系,是一个社会阶层流动很重要的方式,也是许多没有背景的下层人很无奈选择的方式,更是中国很无奈的方式吧,恶果就是高校里面真正喜欢做科研的人很少,只是养家糊口的饭碗。笔记我是很少认真做的,而且我经常和大学老师争论,感谢他们对我的宽容。没有早恋,这个我家里都是老师,实在是没有那个条件,而且在物欲横流和实用主义遍行的中国,爱情是很奢侈的东西,我只能说我家里真的拿不出那个钱,我上大学的花销是我家全年收入的一半还多,没想到这里我总是很惭愧,想到父亲在农村的一个学校里,每天补课,拿着一节课5块钱的工资。至于外文歌和电影,说实话我真的不感冒,第一确实是不懂,在一个小镇上长大的孩子真的没见过啥世面,到了大学,才开始学着操作电脑,买了第一个U盘,也没人介绍和引导过,都是在网上随便下点歌听听而已,也听过一些西方的古典音乐,如果这一点让您觉得不满意,那我也无话可说。我觉得我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在豆瓣上能和许多未曾谋面的朋友,一起看很多很多的书,这也是我从9岁养成的爱书的习惯吧,爱好读书也是一个闭塞的小镇上和一个教师家庭能提供给我一生受益无穷的最好的礼物吧!

    回复删除
  22. 然后楼上上上上上就把“外省青年”赋予负面属性,通过他个体的语言实践操作成一个歧视名词。

    这就是三十年代的,“这黑人如此优秀,都几乎不算黑人了”。

    地域攻击绝对低级恶劣,不过u asked the war i give u the war

    回复删除
  23. "爱情值得耐心坚持,哪怕它无比卑微平凡,哪怕自己早就看清了对方的所有缺点却依旧愿意承担,哪怕无法如愿,只能在心里祈求或怀念"。这是每个相爱的人都会懂,这只关人性,无关其他。认为别人的爱情只是市侩,这要如何傲慢才做得到啊。

    你不是上帝,你如何有权去判别人的人生是否有意义?

    回复删除
  24. 这文章牵扯两个问题,但是他描述问题的逻辑就是最基本的种族主义逻辑,虽然这里不牵扯种族问题,中国的社会族群又多是红朝人为造成的。大众教育的问题可以讨论,但轻佻浪荡的污名这么大的一个人群,绝对不可姑息。何况本人列在其中,我不自己骂,指望谁替我出头骂,“眼界开阔的大城市青年吗”?何况这种思维又在多大程度上加深他所鄙夷的现象呢?

    还品位呢,看了点自由主义经济学,真理在握了,品位版任志强。

    回复删除
  25. 楼主如果在外省生活过,就会知道很多东西并不只是大城市才有。

    现象是对的,大部分年轻人活得“空虚”(当然也得界定一下),但这并不是外省之类的原因。

    我同一楼道里的哥们,北京市高考状元,也申到了美国top2的名校,甚至还是文化世家(老爸是谁,中国人都知道),但情况和你说的外省青年没啥区别。

    回复删除
  26. 神。爱。智识的碎片。
    --您降生在“内省”真是命运之神爱的眷顾。

    回复删除
  27.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28. @SHikeR 其实楼主说的这些外省青年的毛病,大都是对的。 只不过呢,这确实政治不正确,是地域歧视。外省青年的这些毛病也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是我朝的特殊国情搞的。 点背只能怪社会。

    只能说言论自由和政治正确不可兼得把。我跟楼主一样,更倾向于自由一端。

    回复删除
  29. 50年后几乎每次政治运动都会死掉一批商界及政界精英,少数幸存下来的在经历了各种非人道的压迫后被逼背井离乡,他们的子孙也就被迫成为了博主所言的外省青年。还有一部分聪明人在铁幕落下前远赴宝岛,在辛勤耕耘了40年后,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经济发达的民主国家。
    与之相反的是,一个流氓头子及其走狗冲进了本省,其子孙也就幸运的成为了博主所说的本省青年。这群人在折腾了中国三十年后,又陆续的强占中国的各种资源,害的百姓苦不堪言民不聊生。

    对于博主恨铁不成钢的心态深表同情,但请先弄清楚中国时至今日的资源分配严重不均是谁造成的。大部分外省青年只是受害者,大家被迫拿出上近万亿来赞助北京奥运和上海世博,却没有钱建设所谓外省的精神文明。最后不仅没留好名,还得到一外省青年的雅号。

    回复删除
  30. @风之魂

    国内青年确实有文章中所述差异,先不论作者认为好的是不是就是别人认为好的,你和作者凭什么把你们所认为的差劲的东西一股脑全部扣到所谓的外省青年身上?又凭什么这般自视颇高?
    在一些很现实的基础条件下,我承认外省青年是不如大城市那些高贵青年,但是最后得出的,可不是LZ的这种结论。在溃泛的基础之下,优秀的外省青年比比皆是,在高贵的环境里,愚蠢的高贵青年们又何尝少过。
    把你们所能想到的所有中国青年的缺陷全部推脱给“外省”,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回复删除
  31. 是不是所有的不一样都能要分出高低贵贱。

    回复删除
  32. 北京上海均待过多年 实在觉得品味这东西跟出身没有这么大的关系吧
    不是政治正确的问题,而是您不经调查带着偏见就得出了这种SB结论的问题

    回复删除
  33. lz有点扭曲了。不过部分观点还是有道理的。作者条理又平淡的叙述下掩饰不住对外省青年的bs啊。。虽然你的分析有点片面了,不过对一些环境的描写还是写实的。作为外省青年,我泪流满面。相信这些所谓的外在环境,是很多人挤破头也要去大城市的原因。话说回来。但是现在毕竟网络了,一切已经改变了很多了。至少很多“开眼界”的机会,也许我在“外省”的家里,通过努力也可以得到一些。
    @omegaleeV 说“我觉得他说的已经算是全面了,他说的“外省青年”不是从简单的地域来划分吧。他说的社会主流人生观成功观婚姻观的局限性,相对而言,的确是二线城市更为明显。我这个县城青年感受很深啊”。我觉得总体上看可能的确是的。
    而我对于青年成长这一点感触颇深。少年是多么一个容易被外界影响的年纪啊。
    正确的自我定义,再在这个基础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所以那几条“空虚特征”,我认为我一条也未有达到。

    回复删除
  34. 上面好多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对号入座啊,我相信博主也不是很断然的认为“本省青年”都不具有那些特征,据我观察,具备那些特征的人到处都有,与地域无关,与自身有关,俺作为一个不具备上述任何一条特征的伪青年,向来被周围人视为另类,都习惯了。

    回复删除
  35. @风之魂

    以你和楼主的那点小儿科认识水准和知识储备,完全理解不了我对他言论的解析。我们谈心态,只不过是一个那小资语言包装过的市侩心态而已,你只不过把“硬盘”换成了“外省青年”而已。

    至于品位,退一万步,如果这是个可以衡量的绝对值,(同样我搭眼一看就知道你二位根本没有讨论这个问题的知识储备和思辩水准)我这句话撂在这里,提鞋吧。拿品位说事,你以为朝堂里计划拆楼的,所依的不是所谓的“品位”?就那个恶俗不堪的新天地?有多洋气?高尔夫当年不过是苏格兰土棍子渔夫的消遣,靠着刀剑的力量才成了上层的游戏。一个中心制的政治结构造就的变态的文化心态,惯出毛病来了!真的,真有修为的人看到楼主这样的蠢话都不屑一论,我这是硬拉下脸皮。

    至于言论自由,没问题,我又没说要封杀楼主,也没说要怎么怎么地他。在某些西方社会(我没说这就是标准理想状态),这种“外省青年”的二话已经足够上法庭了,话说本朝的司法体系基本半非法,所以这层略过不谈。而且你有冒犯的言论自由,我就反过来干你娘的言论自由,太祖说了彭总了,许你干我二十天娘,就许我干你四十天。因为你冒犯到我了,是我太敏感?是我太粗鲁?看看版面上你就晓得是不是这个情况。如果自觉不是,最基本的道理,将心比心,要说拿这种语言策略,写诸大城市的地域贴,我轻松给你写个十万字出来,让你自尊扫地。但我没针鼻小心到那个境界。以为下个“political correct get too much i am just speak up”的咒就免责了?deal with it! 言论自由的背后是自由意志,是愿意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的自律,这个哲学意义上的自省和行动可比用萨特式“坏信”的对流行文化的“品位”来说事要高尚的多,需要更多勇气和智慧。看的懂吗?你到西方社会去喊喊新纳粹口号试试,你尽管喊,看看周围社会环境乃至法律体系怎么对待你这个言论自由的使用。

    他发这种言论还预见不了自己被围歼的命运,就是愚蠢,简单极了。

    我不仅是“外省人”,还是“偏远”外省人。天高地广教会我两件事,一是天地生人皆有善皆有恶机缘触发而已,所以没事别轻易主动辱人, 二是如果有人犯欠,那也绝对不能惯他的臭毛病。这是个社会公义的边界问题。一回生二回熟登鼻子上脸把社会边界移动到惨无人道地步的事情,本朝见的太多了。

    至于你,肯定觉得,有必要如此上纲上线吗?而且行文怎么这么优越感,没办法,我得拿你的破刀砍砍你的破脑袋。你想,我不过发表自己的见解,遭到如此攻击何其无辜,没办法,怪自己倒霉吧,就像楼主以自由意志无法控制的社会环境作为其优越感的基础一样。

    回复删除
  36. 很意外 豆瓣怎么会推荐到墙内打不开的blogspot啊?
    不管怎样,博主你没深入就不用概括了,在外人都装精,在内其实人都爱装粗。这套路您得开明白了。

    回复删除
  37. 你给了‘外省青年’一个界限不明的定义。
    又鄙薄之。
    给别人套了麻袋,要想撇清就非得某种程度上同意你的观点,
    伟大的思想来自伟大的情感。
    我怎么就没看出你的情感?

    回复删除
  38. 想要帖子火没必要拿所谓的外省人说事 干脆来个“乡下人”“农村人”这样骂的更厉害 看得出楼主还读了一点书 有精力的话多去做些实事吧

    回复删除
  39. 哎……就是外省青年这帽子没扣好
    好端端的一个观点遭了那么多冷嘲热讽
    现在的小朋友好多都有上述特征
    说老实话真的没必要纠结什么门第
    能打上那么一大串字回帖骂人的 估计也是自卑心理作祟啵……

    回复删除
  40. 小你个熊皮的朋友,自你个吧子的卑,嘴贱就等着挨耳光,真服了。最他娘恶心的就是贵“品位青年”们每次给调教的娇喘连连,心理不服又没本事翻回场子,呢呢呐呐的嘟囔一句“自卑”,

    小鼻子小眼儿的傻皮小市民。文盲。

    回复删除
  41. http://book.douban.com/review/2605623/

    看了博主在豆瓣上的这篇东西,我豁然开朗。我想不明白了,你这种胸怀的人,怎么好意思给自己的博客敲上“神。爱。”的字样呢。

    回复删除
  42. 京剧是国粹啊,北京就是高贵啊。但是您老人家知道吗,我们这些外省青年,不但不羡慕你们的高贵,我们已经厌烦被你们那点匮乏的文化没完没了地代表了。如果不是沾了政治的光,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倒还有脸回过头来笑我们都是国家政治的奴才了。
    ============
    说到我心里去了。北京人才是最正宗的土鳖吧,从元大都到红大都,什么时候引领过真正的精英潮流了?不是野蛮,就是土到掉渣,以至于老天爷都要拍拍手,抖点沙尘暴来凑凑热闹。

    回复删除
  43. 我从没觉得北京有文化,文化需要有实实在在的载体,请问北京的哪所大学可以跻身世界一流大学?北京有哪一家电视媒体可以成为一家真正的媒体?哪一份报纸或杂志在北京是可以捍卫言论自由的?甚至北京有没有出过一个真正的国际巨星,当然就是说章子怡这样的除外?没有任何实体作为载体的“本省”(按楼主说的就是北京了,虽然拉了上海来垫背)青年,靠听几个小众摇滚歌星,读几本小资必读小说,玩玩中华学习机(究竟是什么玩意?),居然就有这么无知无畏的心理优越感来这里政治不正确了,太抬举自己的同时,无奈你都舔屁股舔到这份上的主子还是要封了你的博客,让你翻墙翻得一身灰地出来苟延残喘,这才是真正的杯具所在!

    回复删除
  44. 你还挂个哈耶克自由主义的名号,无耻用在你身上显得都高尚起来。

    回复删除
  45. @SHikeR

    1 你上来就攻击我的认识水准和知识储备,这点毫无疑问是不利于讨论的展开的。展示一下知识贮备吧,这是违反罗伯特议事法则的。

    2 楼主已经说了自己政治部正确,我想她的目的不是出于被免于责骂,而是说如果你们要骂,就别从政治正确的角度来骂了。我知道自己不正确,也没打算改。不知道您的认识水准看出来这条没。

    3 不要以为你所在的西方国家不能容忍种族主义的言论,就所有的国家都不能容。归根到底,这是这个平衡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的问题。德国禁止未纳粹辩护,尤其历史的原因。美国就不禁。那你能说美国的司法体系“基本半非法吗”?

    4 我也是外省青年。

    回复删除
  46. 你如果真的还对得起哈耶克,也就是说你起码先去看看哈耶克的书再来冠名的话,你就不要在和人聊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天,就开始像神一样来指责他人的“空”。因为你不是神父,可能还有一副不可一世的本省人嘴脸,人家一个和你素未平生第一次见面的人,凭什么和你掏心掏肺,甚至略有点教养的人,本来也不必要在社交场合去聊深刻的内心感受。从你这篇文章的起因和那一大套牢骚来看,这不是一个厚道的做人态度。
    哈耶克所谓的自由,很讽刺的是,恰恰就是在你所谓的本省,尤其是北京,受到最严重的践踏。哈耶克讨论的不是精神自由,而是社会学意义上的自由,也就是是免于强权伤害的自由,恰恰是在你认为最有文化(有个万圣书店就是有文化,唉,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地方,被一小群或许是你眼中的精英们(他们内心一定不虚空吧)所掏空。

    回复删除
  47. 尊敬的楼主青年你好。你罗列了一堆外省青年之所以被你定义成外省青年的叫你看不上的表象。是不是想说他们是愚氓你和你的伙伴是精英?嗯,然后呢?我丝毫不想责备你,真的只是好奇,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当你身处在被外省包围的巴黎/北京/上海/。。。?精英--难道不应该是更有“天将降大任”的责任感使命感,更有行动力,更有同情心,更有能力改良社会帮助弱者的人么?当然,现下“精英”这个词已经像“小姐”一样被异化得面目全非了,我说的是它的本意。如果你觉得自己更充实,高尚,有人味儿,有渊源有积淀,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承担着更多责任,对这个社会,乃至对那么多没有渊源没有积淀只能靠自己摸索奋斗还入不了流的外省青年,承担着责任?耳闻目睹了种种叫你不满意的外省青年的作为和心性,除了讽刺,除了批判,有没有过一丝改变这个你不满意的现实的冲动和行动?你这么年轻,对现实这么不满意,除了尖起嘴来嘲笑,我希望你能做些什么,在你心死以前。真的,这是为你好。

    P.S.我来自上海,有两个社会学学位。

    回复删除
  48. 我是个外省人 而且还来自外省人中的穷人家庭
    每个人生长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但并不是外省人都活的像您所描述的那样
    而我看见所谓的非外省人中
    不像您这样有品位的人也大大有人在
    若非得要说非外省人比外省人有您所谓的“人味儿”
    那你也应该庆幸你妈把你生在省内
    也得感谢中国不公平的教育体制
    让你们可以不用太费心高考那么低分都能进入不错的大学
    您实现所谓的“人味儿”的方式
    听有品位的歌,看有品位的小说...
    不也是弥补您生活在这城市丛林里的空虚吗
    您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感受过生活在有山有水的大自然中的快乐

    我不是攻击您什么
    受不了的是您这话中活生生的歧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尽管可能在您眼中是可悲的
    即使是真正的可悲
    那更多也是生活在这个国家造成的
    也许外国人还在嘲笑您呢

    回复删除
  49. 外不外省,和你是不是外省人没关系

    城市里头长大的外省青年多了去,当然,这里的外省青年是你定义的那外省青年。

    我甚至感觉,任何年代,外省青年总是占了大多数。

    回复删除
  50. 凡是拿外省说事的人都没看懂这篇文章。

    回复删除
  51. 我觉得LZ胸襟窄了点哈,思想的多元化不是要求每个人都知道了解小众的文艺嘛,再说术业有专攻,那位研究生同学如果天天泡网上去关注这些小众文艺,那他也不会有精力去搞科研(虽然大家都贬低中国的学历,不过说实话多读两年书怎么着理论上也比本科强点)。
    说到文化我想说怪只怪中国媒体和网络和出版业对文化的禁锢导致人们难以到达LZ所说的东西。
    一般有工作有学业的忙人喜欢花很少的时间和精力直接找大众的东西而不是绕来绕去找~~

    回复删除
  52. 我觉得LZ胸襟窄了点哈,思想的多元化不是要求每个人都知道了解小众的文艺嘛,再说术业有专攻,那位研究生同学如果天天泡网上去关注这些小众文艺,那他也不会有精力去搞科研(虽然大家都贬低中国的学历,不过说实话多读两年书怎么着理论上也比本科强点)。
    说到文化我想说怪只怪中国媒体和网络和出版业对文化的禁锢导致人们难以到达LZ所说的东西。
    一般有工作有学业的忙人喜欢花很少的时间和精力直接找大众的东西而不是绕来绕去找~~

    回复删除
  53. 建议楼主上google,打进天涯 易烨卿,您绝对能在那找到知音。

    再说句难听的,楼主只是yy法国巴黎人对外省人的姿态,摆出种种例子来证明自己的有修养,殊不知这根本就是东施效颦。首先,北京文化在中国的地位和巴黎文化在法国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有一点,楼主肯定没在欧洲呆过,建议你有本事(不要说那些出国的人怎么怎么的)在欧洲住上五年,听听法国以外的欧洲人对巴黎人的评价再继续自己的外省内省梦吧。

    回复删除
  54. 我想说虽然博主你声明过一些事,可很多人还是表示无法理解。我不赞成人与人之间的高低贵贱,可我非常明白那种“沟通成本”带来的问题。其实我很感谢你,你让我觉得在15岁这个年龄看到有人写了自己想写的,承受了自己该承受的骂名,很感动啊其实……

    回复删除
  55. 太把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認知自己的世界觀當回事. 我感到悲哀. 其實你, 也是自己所說的外省青年而已.

    回复删除
  56. 楼主真是典型内省小市民。以为扒拉着外国主流杂志知道几个摇滚歌手看过几本书就多崇高多有性格了?嫉妒别人能出国?有本事你也去读。喜欢几个外国作家多去几次音乐会弄些零散高贵的小爱好可比靠自己本事出国容易多了。告诉你,你的老板们都是外省青年。那些住在弄堂里的街边卖菜的做小生意的,都是你们尊贵的内省小市民。

    回复删除
  57. 匿名N。

    前面已经有无数的人用了匿名了,所以我用这个来区别一下。
    先说一下,我也是外省青年。

    其实搂主所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这些好像在北方城市严重一些,过了秦岭—淮河一线,文化明显就不一样了。这就像我一个同学说的,以前一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提到,“今天中国人民都在家里吃饺子”,他就很郁闷,从小到大他故乡就不吃饺子,跟别说在春节这么重大的节日了。

    既然搂主接触的都是外省优秀青年,也就应该知道那都是我党苦心经营塑造出来的生产工具,所以使他们的思想意识保持一致且处于愚昧状态是十分必要的。(此处套用一下厉教授的句式)不过搂主接触的人估计比较少,可能都是经历过大学教育的。如果去接触一下没有“读书读锈了脑袋的”其他阶层的人,就会发现,中国人还是很多样的。如果接触不到,可以看一下吴思的那本《血酬定律》里面关于农村修水利的短文。(由此我们知道了教育的几个作用,一是盈利,二是愚民)。

    所以说,还是得用阶级分析法,地域分析法没用。

    当然你可能说,“看,外省青年又推出了老毛”。其实应该知道,真正受党国教育多年的人现在是不会推崇毛泽东的,他已经“被”淡出了思想意识舞台。

    回复删除
  58. 公允的说,这篇文章中描述的“青年”的状态是我周围大多数自我感觉良好的同学的共同状态,他们都是大城市出生,但是却更容易拥抱这种庸俗、媚俗和伪善。
    的确,是否“外省”不是关键,关键是博主精确描述的这种人一直存在,他们代表了大众的意见,是中国市场经济中文化商业化发展的主力,事实如此,也只能如此。
    博主有些曲高和寡了,不过归纳功力了得。

    回复删除
  59. 很多我们旧时接受的东西,即使现在我们将其内容摒弃,信奉了相反的观念,但其所含有的思维方式、精神内涵却仍留在我们头脑中。

    LZ或是早年受巴黎高师的神人们荼毒(即使你现在推崇斯密、米塞斯、哈耶克),现在仍持有文化精英主义,仍不能完全清除其思想残留?以至于在本文中宣扬与自由主义相悖的东西。

    我不会愚蠢到认为LZ不谙英美的工商精神以平民精神为依托之一;也不会愚蠢到LZ不知道哈耶克本人即为您所谓的标准“外省青年”(除去他生长在维也纳)。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精英主义与自由主义多么格格不入,文化精英主义是社会主义者的专利,而自由主义通常是很平民的,很现实很庸俗的。诺齐克在《知识分子为何拒斥资本主义》一文中认为,知识精英所持有优越感是将他们导向社会主义的最主要原因,“【我们可以预料,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越具有精英化倾向,那里的知识分子就越容易倒向左倾(想想法国吧)】”。斯蒂格勒在《知识分子与市场》中也强调,文化贵族抱怨社会庸俗、无聊、俗气是多么伪善和无的放矢,并赞扬“外省青年”道【他们慷慨大方、工作勤奋、谦恭殷勤】。约翰·洛克的《教育漫话》甚至就主张培养您所谓的那种“外省青年”。工商精神,自由主义,它们本来就是强调实干的,也可以说是现实的、庸俗的,或者“外省气质”的,自由主义重来没想过要触及人的灵魂,提升人的品味。而您想要尽显“人味”,则可以重读萨特、德里达、福柯。

    或者我们可以将您列出的外省青年特点略微修改,如“入党”改为“入教会”,再结合《哈耶克传》、《亚当·斯密传》、《康德传》、洛克的生平等,以及黑格尔、马克思、尼采、海德格尔的生平,看看前者有多“外省”,后者多么脱俗、有人味。

    回复删除
  60. ……………………

    回复删除
  61. 很多我们旧时接受的东西,即使现在我们将其内容摒弃,信奉了相反的观念,但其所含有的思维方式、精神内涵却仍留在我们头脑中。

    回复删除
  62. LZ或是早年受巴黎高师的神人们荼毒(即使你现在推崇斯密、米塞斯、哈耶克),现在仍持有文化精英主义,仍不能完全清除其思想残留?以至于在本文中宣扬与自由主义相悖的东西。

    回复删除
  63. 我不会愚蠢到认为LZ不谙英美的工商精神以平民精神为依托之一;也不会愚蠢到LZ不知道哈耶克本人即为您所谓的标准“外省青年”(除去他生长在维也纳)。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精英主义与自由主义多么格格不入,文化精英主义是社会主义者的专利,而自由主义通常是很平民的,很现实很庸俗的。诺齐克在《知识分子为何拒斥资本主义》一文中认为,知识精英所持有优越感是将他们导向社会主义的最主要原因,“【我们可以预料,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越具有精英化倾向,那里的知识分子就越容易倒向左倾(想想法国吧)】”。斯蒂格勒在《知识分子与市场》中也强调,文化贵族抱怨社会庸俗、无聊、俗气是多么伪善和无的放矢,并赞扬“外省青年”道【他们慷慨大方、工作勤奋、谦恭殷勤】。约翰·洛克的《教育漫话》甚至就主张培养您所谓的那种“外省青年”。工商精神,自由主义,它们本来就是强调实干的,也可以说是现实的、庸俗的,或者“外省气质”的,自由主义重来没想过要触及人的灵魂,提升人的品味。而您想要尽显“人味”,则可以重读萨特、德里达、福柯。

    回复删除
  64. 或者我们可以将您列出的外省青年特点略微修改,如“入党”改为“入教会”,再结合《哈耶克传》、《亚当·斯密传》、《康德传》、洛克的生平等,以及黑格尔、马克思、尼采、海德格尔的生平,看看前者有多“外省”,后者多么脱俗、有人味。

    回复删除
  65. 从GR星标条目中翻出来重看的
    虽然放地域攻击闪光弹以及举一些有装逼嫌疑的硬性指标并不是一个好方式
    但是大概知道作者想讽刺的是哪一类人
    确实很反感外省优秀青年自以为是的傲慢态度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