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想起个好玩的事

春节在家陪父母吃饭,看到北京电视台一个节目,控诉烟花爆竹价格偏高,说这是特殊商品,向政府“问责”,呼吁干预其价格,给我乐喷了。诸位明鉴,这不是石油、粮食,需要国家储备;不是电力、饮用水,需要防止突发的破坏;甚至不是住房、医疗、教育,也就是说,跟国计民生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连烟花爆竹都是特殊商品了,还有什么是普通商品?而且像这种具有严重负外部性的东西,不禁它也就算了,作为首善之区、国际都市的北京,竟还有媒体人士鼓吹价格干预,愚昧至此,堪称傻屄中的战斗机,脑残中的VIP,不骂之不足以娱乐大家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