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7日星期日

从《黄祸》到《盛世2013》

学者型官员石戈变成了何东生,位阶掉了不少,但还是大人物中的小人物,中央的边缘。狼子野心的高干子弟也再度出场,摩拳擦掌准备篡权,虽然指导思想已鸟枪换炮,读起了施特劳斯和施米特,以及按前者理路需细细研读的中西正典。背后,甘阳和刘小枫隐隐可见。陈冠中的《中国三部曲》刚刚展开第一部,王力雄十数年前的末世预言便历历在目。下面一段话也很难不让人想起1984中著名的“战争即和平”:

……新盛世主义的十项国策献言,即一党领导的民主专政,稳定第一的依法治国,执政为民的威权政府,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央企主导的公平竞争,中国特色的科学发展,以我为主的和谐外交,单民族主权的多族群共和,后西方后普世的主体思想,中华文明举世无双的民族复兴等。

这就跟那些反乌托邦小说和政治寓言前辈接上了气。

很奇怪,一些读者抱怨了半天《盛世2013》的头重脚轻,却看不出没了下文的众多人物明显是为后两部做铺垫。还有人对小说的文学性挑挑拣拣。拜托,这是政治寓言耶。你会把阿凡达当艺术片看吗?1984和奥威尔的散文有可比性吗?有那时间,不如去读同为宏大主题的《战争与和平》好了。

无论海内外的中国评论家们如何看待邓公去世对中国政治的实际意义,我都认为其不可小觑。要看到,1989年江氏上台,是辛亥革命后第一次,没有军队将领履历的技术官僚荣登大位。考虑到20世纪中国“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政治传统,再联想到毛身后军人撂倒文人的怀仁堂事变,1997年居然没有军事政变,翌年文官政府竟还能主动出击,禁止军队经商,是不是应该觉得有点神奇了?然而党政军关系依然是个黑箱。除了一些不知是四手还是五手的小道消息,我们老百姓对这个国家的最高决策机制没有更多的认知,所以也实在没法预测目前有没有政变正在如小说中一般酝酿,或者下一届“领导集体”能否顺利接班。我不是个喜欢危言耸听的人,但我从来就没法说服自己排除某些可能性。据我对民众的了解和观察,有序的民主化是离中国最远的事情。小说的结尾,老百姓自发的遗忘,如果不是后两部更大阴谋的伏笔,我以为是最精彩的一笔,是对鲁迅笔下“看客”形象更加大胆而深入骨髓的发挥。正因为有深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老百姓,中国能避免军政强人出现便已幸运,而那样的话便无非是当前体制的修修补补罢了,虽然修修补补之前可能会有我没想到而陈冠中想到了的大动作。看到小说我才知道,原来悲观的我并不孤独。当然我们这样的猜想,要靠历史来证实或否定。

还有一处相当精彩,是经济政策中的第二第三项:

取消三千多项对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管制,方便民间资本进入各行各业,放宽针对内需产业的信贷,鼓励创业,同时完成政府功能转变,官退民进。

让农民拥有自己的农地产权,农民成了有恒产之人。

单纯的经济自由主义者们真是情何以堪。这也就是佩蒂特的共和主义批评部分自由主义者的地方。仅仅拥有这种恩赐的,随时可能被收回的无干涉自由,而不是自己当家作主的无支配自由,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谁能够真的满足呢?可中国的老百姓还真有可能就此满足,用沉默和遗忘来谢党隆恩。面对这样的政权和这样的民众,作为自由主义者,又该如何自处?陈冠中不是个优秀的小说家,《盛世》作为文学并不出众,但能提出如此洞察人性的问题,就轻易超越了《黄祸》之类,甚至可以说,有资格与1984和《发条橙子》站在一起,跻身最好的政治寓言之列。我们有理由期待后续两部的到来。更多《盛世》书评,请见上期独立阅读报告及我在GR上推荐过的《末世盛景:《盛世》、中国模式与历史终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