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6日星期六

荐书

没本事写书评,只能简要推介一些。

泼向全球化的脏水,需要数据和逻辑都同样饱满的《全球化为什么可行》来涤清。目睹左棍们的瞎话一一破产,实乃大快人心之事。Martin Wolf是David Brooks之外我最喜欢的专栏作家,虽然有时有点dismal。他并不是自由意志主义者,一直恪守中道,实用为上。如此温和的人都深觉不得不站出来强力捍卫全球化,可见偏执的左棍们已经在错误方向上走了多远。梁文道之流应该深入学习一下这本书。

图洛克《特权和寻租的经济学》以及《收入再分配的经济学》都是薄薄的小册子,颇好读。前者的主旨,没几句话就能说清:在民主社会,寻租者考虑政治后果,不会以直接的货币化方式式获得租金,而会采用对自己来说也极欠效率但能在选民面前充分掩饰寻租行为的方式去攫取租金,使得实际获取的租金规模惊人地小。更要命的是,因为寻租者的竞争,这些已经很少的租金往往最后大部分都由租的创造者,议员或官员,以赞助旅游等方式得到,寻租者所得无多,而全社会为此付出的成本则是巨大的。那么寻租者为什么还要去寻租?因为它不去,别人也会去,最后吃亏的是它。后者较前者更加冷酷而真实,且与前者不无联系,揭示了福利政策如何被寻租行为绑架,以至于最应得到救济的人们总是获益最少,甚至遭受净损失的。话说不读这本书我还真不知道三十年代之前美国基层政府也有救济困难户的制度,运行良好。当然这应付不了大萧条。但即使罗斯福的举措在政治上是合理的,特殊时期过去之后也理应像Barry Goldwater当年主张的一样,按宪法回归自由社会的常态。可惜又可怜呀,傻乎乎的主张大政府的左派们,喂饱了特殊利益集团而不自知。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明白,平等根本是不可得的呢?

正如我以前说的,阿克顿勋爵的《自由与权力》,非研究者就不必去读全书了。不过最后的箴言录倒是值得一观。

也终于在《伯林谈话录》里读到他对阿伦特的评价。还真妥贴。不就是个逻辑不够,辩证法凑的主儿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