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

今日佳句100127

来自李华芳

在我们的读写技术练习过程中,直接面对原文的重要性,我想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我不能理解的是,国内不少新制度经济学的爱好者们居然没读过科斯诺斯威廉姆森哈特,而是借由张五常周其仁薛兆丰等来完成教育,这叫怎样的热爱啊。

科斯诺斯威廉姆森哈特……嗯,这个名单或许还要补上Demsetz, Alchian, Barzel, Tirole, Shleifer, Acemoglu... 我同样不能理解的是,连跟经济学没什么关系的王怡都早就读了《产权的经济分析》和《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相形之下,以铅笔社部分成员为代表的山寨经济学家们的确还是娱乐界人士啊。

多说几句。有些山寨经济学家时不时会出来说张五常该得诺奖。真是够冷的笑话,Demsetz和Alchian,还有Hart都没得,哪里轮得到他。去年的奖刚刚给了威廉姆森,不可能很快接着再给新制度经济学,估计张大仙这辈子无望了。再说他的贡献本来也就那么点,经济学又不是只有新制度这一块,干吗老惦记着他?至少,金融的Fama,法与经济学的Posner都排着队呢,更不要说那些纯理论大牛,是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