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3日星期六

最有力的奉承

看到有人专门开了个驳斥克鲁格曼言论的博客,想起枫林仙、锅巴、Ptolemy和我的一些比较另类的粉丝,在某次或几次争论之后在几乎一切可能的场合追着我们骂。无论谁对谁错,这都等于先默示了对方的强大和自己的虚弱。可以说是最愚蠢的攻击,最有力的奉承了。

Update: 鉴于本人的某些非人类粉丝或将此文转作它用,特此声明:此文针砭对象仅限于追着人类骂的家伙,以调戏非人类为乐的朋友显然不包括在内。本人虽已懒得调戏这类活物,但并不承诺放弃围观它们被调戏的权利。谢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