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我没忘记奈特

事实上,奈特博士论文《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中的思想太过著名以至于此书真正的读者少之又少。豆瓣上两个版本加起来读过的人刚过一百。虽然汪丁丁对奈特推崇备至,但我还是把这本书列在业余读书人不必真去阅读原著的书单里。就像曼昆回答一个学生关于米塞斯的问题时说的:We rarely focus on something like the Mises book (written in 1949) for the same reason that physicists don't read Newton in the original. 当然,敢这么向各位建议的前提是我自己就在那已经读过的百十来号人里。而手上刚读了三分之一的阿克顿的《自由与权力》,很可能也将进入这个名录。

我个人认为,奈特此书的思想,人大版几千字的简介足以概括。这也就是我没把它写进上一篇文章里的原因。我不是说奈特将不确定性与利润相联系的思想不漂亮。这一思想与凯恩斯对主观概率、不确定性与经济周期关系的思考一样犀利,一样先锋。可惜,太简单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