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那些牛屄闪闪的博士论文

总有那么些年轻人的博士论文一鸣惊人。萨缪尔森《经济分析基础》,原题(一说为副标题)The Operational Significance of Economic Theory,答辩时一众老师们的窘态就预示了其在数理经济学理论发展史上即将占据的地位。阿罗《社会选择与个人价值》,福利经济学家们奉为圭臬,政治学者们亦不得不正视的经典。贝克《歧视经济学》,经济学帝国主义的发轫之作。张五常没那么伟大的《佃农理论》呢,前面的“切面包”模型徒有最简单的数学美感,跟现实,跟后面的实证关系不大。是符合芝加哥学派的工具主义方法论,但与科斯,以及张本人后来以走街串巷来践行的“真实世界经济学”有一定距离。

其实我想说的是阿罗学生唐斯的博士论文,《民主的经济理论》。常有人将此书与同为公共选择学派的布坎南和塔洛克的《同意的计算》、奥尔森《集体行动的逻辑》并列。不过读过的人都知道,后二者的“密度”无法与《民主的经济理论》相比。唐斯用的数学很简单,也只是简述了一下老师阿罗的社会选择定理。但他在每一章里都根据假设,分析并提出了诸多可供检验的命题。最后一章干脆就用来总结列举前面十几章里的这些命题。这本书不但是方向性的,而且开启的是几十上百个方向,供后人跟进,功德无量。有了如此杰出的一册书,唐斯本人后来的平庸我们完全可以忽略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