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我不为一本书写点什么不代表我认为它不好或不重要

就像我写了奥巴马自传的书评,仅仅是指出这本书的荒谬而已。好书读毕,却不动笔,往往是对自身智识水平有所自知,不敢大放厥词,抑或觉得原著之丰富不足以用一篇小评传达,再或者是已有人捷足先登,写出了足够漂亮的文章,不必多此一举。

比如《民主新论》,其实读得大呼过瘾,几乎有久旱逢甘霖之感,异常积极地向几位朋友推荐。于是Eversint也去读,写了个书评,发表在了《读品》上。豆瓣上还有其它足够详尽的评论。我自然不用再多什么嘴,顶多说一句,书名中的“新”,原是revisited,故而,行文中也看得出来,萨托利的目的之一就是对自由主义民主面对的诸多批评,具体地说就是来自从进步主义、社会主义运动到新左派一系列攻击的一次系统回应。此书深度有限,但用于为国人的种种流行谬见纠偏,算是上等药方。相形之下,科恩的《论民主》就过于中规中矩,引人入睡。若是在《民主新论》之前读到它,也许还会有些兴奋感。谁知道呢。

佩迪特的《共和主义》之前的博文略有提及。但对共和主义我还处于初习阶段,尚未接触到书中为给概念分析腾足空间而刻意回避的罗马共和传统,缺乏背景了解,当然也就不好说三道四。

素喜英国人的尖酸刻薄,从The Economist到银河系漫游指南等皆是。《小世界》亦如此。其实像书中这种到处乱飞的教授们,又何止来自人文学科?我们熟知的一些经济学家们也当仁不让。像郎咸平这样的代表人物,不需要我点名各位也想得到。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中国有些满世界跑场子预测这个评论那个的“经济学家”,只有政治资本,没有研究能力,建模、计量屁都不会,唯一懂的就是本科生都能搞的综述,所以文章、讲话、采访,从数据到观点都拼凑自各大机构的研究报告……说回《小世界》,虽然知道这毕竟是小说,但我真的,真的,被书里讽刺的那些苍白空洞的文论弄得反胃,可能今后很长时间都会凭口碑直奔原著,读完洗洗睡,不会再看西马或别的什么理论堆砌出来的文学评论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