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6日星期一

The Stone Roses的Second Coming

只有在第一张专辑的起首便高呼I Wanna Be Adored的乐队,才会把第二张取名为Second Coming——基督再临。如果The Stone Roses不是靠充满灵动舞曲节奏和空幻唱腔的同名专辑出名,Second Coming或可有另一番命运。John Squire用两把甚至三把吉他编写的大段Led Zeppelin式布鲁斯Groove难免让第一张专辑的粉丝心生芥蒂。而布鲁斯爱好者们对这个第一张唱片如此舞曲化的乐队随后的作品也完全不可能有任何兴趣。两头不讨好的结果就是Second Coming在音乐史上被大大低估,迅速地埋没在九十年代的英式流行大潮中。不过说实话,他们的掘墓人就是他们自己。毕竟这个轻而浅的Brit-Pop时代,就是由他们的第一张正式开启。而唱片录制阶段乐队成员嗑药、内斗等行为也让他们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未来。无论如何,我喜欢Second Coming远超过第一张。那吉他,尤其是Love Spreads,太过瘾了。细细听的话,贝司也很机巧。而我并不孤独:豆瓣上第二张的几篇用心写下的乐评都认为它比第一张出色。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