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我想你应该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吧

“还不如直接去听节拍器呢!”某天一个同学向我抱怨某位在速弹排行榜上位居前列的吉他手之味同嚼蜡。此时他本人刚刚淘汰了入门级的Fender Telecaster,追随Nuno Bettencourt换了把Washburn,并且得寸进尺地幻想着在遥远的未来把目前凑合用着的Zoom 505换成四到五个单块效果器,弄个还算标准的配置。他的话让我颇为震惊,因为几个月前他还在跟我絮叨什么弹琴就是一个快,什么Yngwie Malmsteen老了,而且他本来也飙得也不够快,现在是某某某和谁谁谁的时代。然而几个月后“味道”这个只有谈论布鲁斯时才会出现的词却成了他的口头禅。对那些靠反复弹音阶来凑速度的北欧快手们,他已经没什么兴趣。有些事情没有变,他的偶像还是Steve Vai,他还是觉得看G3的现场视频是人生一大乐事。但他已经开始模仿Slash的推弦,听早期的Eric Clapton,等等。我很是为他高兴。

上次我这样高兴还是对门宿舍那个金属党在我弹琴时进来问我会不会弹Funk的时候。他没留长发,弹的也是箱琴,但T恤和柜子上贴的海报已然充分说明了他的口味。我一直觉得听金属(Boris什么的不算)是世界上数得过来的几件最傻的爱好之一。如果不能理解我这句话,请先随便去个演出场地,看看那些光着上身挤在最前面,撑着舞台边缘或栏杆拼命甩长发的家伙们。内地有个玩合成器的人也说过,金属的和弦、编曲,都不过脑子。可以猜想,这位前金属党定是经由Red Hot Chilli Peppers接触到了Funk——不是也没关系,如果是James Brown或Earth Wind & Fire岂不更好。

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你开始变得成熟。不是发霉了的,毫无生趣的成熟,而是不再放纵自己的幼稚情绪,眼光也不再那么没有品位。你认识到Sex Pistols除了历史意义之外什么也没剩下,The Clash才是艺术家。(我知道看到这么评价Sex Pistols,会有人跳出来说类似于“有那么大历史意义就足够了”或者“有本事你也……”之类的话,which我一点回应的闲心都没有。)并且他们之后大部分的朋克,及其各类衍生品种,Emo、Ska、硬核、车库,都是垃圾,事实上不是垃圾的屈指可数。金属上面已经说过了。港台独立小清新我都懒得骂。而根源摇滚、民谣、布鲁斯,无论当下充斥着多少匠人,才是真正牛屄的领域。我也正试着从边缘踏进这一地带。嗯,从Neil Young和Bob Dylan开始,可能是个不错的主意。一开始就听Robert Johnson或者Skip James,也许剂量大了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