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7日星期六

网络争论无用吗?

大部分情况下,的确如此。即使不是出于宿怨,也可能以相互恼怒的鄙视而终结。基本上,当至少一方开始单纯为反对而反对的时候,这个结果就已注定。比如说我们能看到有人坚持不懈而又酸味十足地在别人帖子后面偏离主题叽叽歪歪,能看到有人两天之内从怀疑任何主义变成死硬的马教徒,能看到有人看了点台湾政论节目便宣称单靠读韦伯和施密特就有资格对台湾民主信口开河,能看到有人一边对哈耶克表示尊敬一边支持垄断加黑社会性质的工会胁迫非工会工人毁约罢工,当然最经常能看到的就是他们奋力删帖的霍霍刀影或是带着唾沫飞向对方的累累脏字。此刻他们心中似已不复存有对真理的一丝丝向往,有的只是视对方为撒旦,虽不能剪除之,亦要胡搅蛮缠至人眼前昏暗以享口舌之快的无边怨毒。这时,对此司空见惯的人们唯有跳出论战的淤泥,冷眼旁观,暗自叹息,默然离开。

不能期待有人主动认输,也没法指望争论者各有所得而不受伤,但大可不必彻底悲观。对谁更接近真理谁在负隅顽抗心知肚明的,并不只有死不松口的争论双方。硝烟之外自有观众若干。这些沉默的大多数——相信我——是看不见的受益人。此谓潜移默化。争论之功德即在此。

我深知未经历过太多争吵的人参与论战的滋味。真真的是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总之不看帖跟帖时就心不在焉,完了还落得满腹怒气。为关照这种朴素的情感,最后提个在争论中倒戈的真实例子,或可给为此灰了心甚至伤了肝的朋友们送点温暖:有这么一位,曾经是郎咸平的拥趸,读了《问题与主义》后改为认同秦晖先生均分国资、权责对等的理念,后又在关于私有化的一场争论中,被锅巴兄说服,终于从懵懂而不坚定的初级右派变成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的极右派。当然你早就看穿了这个老旧笨拙的写作手法,知道这个还算有点智性开放,愿意随时向真理低头的家伙是谁。那么又有谁敢说,不再会有更多的人被改变呢?

先自己做这么一个值得别人与你争论的人,然后继续争论吧,和那些同样值得与之争论的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