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

为什么要怀念朱总理

朱总理的采访录推出后坊间有各种声音,大多与原书无关。盛赞其反腐事迹者有之,怒弹其国企改革者亦有之。此二类皆不足道。前者无非还是中国老百姓莫名其妙的清官大老爷情结和“中央好,下面坏”的粗陋认知。后者就是地道的流氓无产阶级左棍心态了。

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反腐。有些所谓腐败是不应该反的,比如海关官员协助走私,比如逢年过节时负责中小企业的税务人员们油光锃亮的嘴巴和鼓起来的腰包。恶法在上,猛于虎的苛捐杂税当头,只能如此变通。有了这些所谓腐败,他好你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叶子风话糙理不糙的《廉洁不比腐败好》对此解释得很清楚。远华等事件,就是反腐反过了头。客观地看,不得不说,这是朱总理白璧微瑕之处,没什么好鼓吹的。

豆瓣上一度排名第一,现已被删的评论《皇帝的新衣》,就是反对国企改革的左棍典型。这厮自称下岗工人,文中不断地代表农民、工人乃至人民说话,却在一开始就暴露了原样,说在豆瓣上看到人们“张口蒂里希,闭口维特根斯坦”。说真的,在此之前我在豆瓣上还没见过蒂里希的名字呢,看来丫的水平不是一般地高啊。再去丫的个人页面一瞅,我肏,听拉赫马尼诺夫和卡拉斯,读涂尔干和黑格尔,看四百击和钢琴教师,中国的下岗工人活得真他妈滋润!好吧,丫也知道要“靠劳动挣钱吃饭”,可丫竟然“在社会上游荡”了13年!用米塞斯的话说,如果一个人不能为自己的同胞服务,他就没有资格向他人要求什么。即使站在凯恩斯主义的立场上,一个年富力强的劳动力,13年,谁也不能再说是“短期”的13年,都“在社会上游荡”,那根本就不是经济结构的问题,完全是他自己的错。13年,足够丫把小学一直到丫“差点没毕业”的职高全部重新上一遍,再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可丫现在还是个听着卡拉斯读着涂尔干的“失业人员”!我很想知道,当进了城的农民工们在建筑工地上挥汗如雨,在小吃铺和服装店里热情待客的时候,丫这样的下岗工人在干什么。多了个城市户口,就是个可以不先了解社会需要什么,学点相关技能,然后去找工作,反倒坐等工作上门找他的大爷了?是的,不需要“懂什么经济学,国家政策”就可以反问,既然这个杂碎不是像残疾人一样不能,而是根本不愿为同胞们提供服务,丫有什么资格向别人伸手?我呸!答应这种不思进取的所谓下岗职工索要工作的无理要求,无异于侮辱勤劳的农民工兄弟。

朱总理离去时南方周末的特刊,是我的第一份南周。当时它清新的语言风格和力避主流的视角对心智未开的我来说是一次震撼。然而现在看来,南周对他政治生涯的总结毫无疑问偏离了重点。朱总理最大的功绩还是在于私有化,无论他的动机如何,无论他自认为是纯粹见招拆招的技术官僚还是延续邓公事业和理想的改革家。大多数领域里,国企存在一秒,就是为害人民一秒;国有资产还剩下一分钱,人民就还有一分钱没有讨回。朱镕基任副总理时对诸城陈光私有化的肯定,意义不下于万里和邓公对小岗村分田的默许。也许水务等公营事业的所有权形式有争议,但除此之外的大部分行业,理当以一切可能的方式、途径、手段,尽快私有化。无论国资如何分配,都是无人受损的帕累托改进。他任总理后三年时间里全国范围的国企私有化,就沿着这一方向,前所未有地解放了中国人民。这才是我们今天怀念朱总理的理由。

可惜朱总理之后,再无改革。私有化经郎咸平一瞎搅和,基本停了。国进民退倒是进行得欢。土地、资源、金融行业,乃至民航、电信、钢铁,无一没有国有垄断势力的巨大身影。医疗、教育,市场化还未开始便已结束。户籍制度纹丝不动。下一个朱镕基,何时能出现?

2 条评论:

  1. 不是真的被墙了
    看到最近的报道的却是有点不爽
    无限怀念朱总理

    回复删除
  2. 不过我对他94年中央和地方的“分税制”改革非常不爽,此后,中央入大头而地方入小头,中央大笔资金用于形象工程和无效率的央企,但教育、医疗等社会福利开支往往是地方政府支出,权利和责任严重倒挂。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