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6日星期五

无知的希望

如果到现在,还有人迷恋奥巴马,那真是愚蠢到一定程度了。他的经济刺激计划明显地别有用心,医改问题上又始终在撒谎,上月更是公然违背自己在这本自传中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和在G20峰会上做出的承诺,宣布对中国出口轮胎实施特别措施,同时损害了中国制造商和美国消费者的利益。The Economist的封面文章第一句话就嘲讽道:You can be fairly sure that when a government slips an announcement out at nine o’clock on a Friday night, it is not proud of what it is doing. 面对这么一个无良政客,奥粉们还不能清醒起来吗?

这本自传,就如同他后来大选中以所谓“希望”和“改变”等为幌子的空洞承诺一样,充斥着华丽的废话和精巧的谎言。对了,还有赤裸裸的狡辩。在学界早有共识的最低工资问题上,他挤牙膏一般地只写了几十个字。先是老大不情愿地承认最低工资对非熟练工人工作机会的侵害,接下来就莫名其妙地以“但是问题是”开头,说联邦最低工资还不够高!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在论述信仰的一章,奥巴马毫不隐瞒自己入教,并非因为受了神的感召,纯粹是为了将来的政治前途。不知道对一个人的灵魂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自欺、欺人、欺神,罪莫大焉,不可赦也。

读到巴菲特不满于自己的税率比公司前台招待还低的著名故事,心细的读者难免会想,反正已经拍了巴菲特的马屁,为什么在这一段前后不提一提他的慈善事业?显然,奥巴马要是这么做,彰显了穷人们从慈善组织得到的好处,不就没法体现出自由派政客靠强制转移支付为自己博取的好名声了嘛。甚至,两相对比,他们的福利政策根本就失去了意义。同样的道理,我们还可以一一审视他在其它章节提出的主张,多问一句:为什么这么些好事,非得让他这样的政客包揽,而不能交给社会,还回民间,留待人们自己通过自愿合作去完成呢?

相形之下,说出"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如尤利西斯般敢于自缚的里根,就无疑是位堪与开国诸贤和林肯平起平坐的伟大政治家。其实,奥巴马如能成为克林顿那样左右逢源的顶级政客,也算善始善终了。可没有金刚钻的他非要揽这瓷器活。恐怕他不但做不了政治家,连个合格政客的结果都求不到。所谓The Audacity of Hope无畏的希望,如此而已。无知者才无畏。书名改成The Shability of Hope无知的希望,再合适不过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