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

罗斯巴德的问题

在《罗斯巴德论法律、产权与空气污染》一文的结尾,我怀疑用公路私有化来解决汽车尾气污染会不会有问题。当时我只是本能地感到其中大有玄机,没有深入往下想,如果所有的土地均为私有且所有权人对其拥有绝对的权利,那会是怎样一个世界。Mises Daily刊登了一篇不同凡响的文章,探讨了这个问题。说不同凡响,是因为它没有像Mises Institute网站上其它的文章一样,一味地鼓吹绝对私有权利。这篇Freedom and Property: Where They Conflict不点名地承认,罗斯巴德主张的Freedom as Property,会在现实中与他人的行动自由产生矛盾。如一块环形地块所有者对其包围起来的土地的主人形成的类似监狱的行动限制。这个思想实验的结果是,私人土地上必须留有一定的Public Space作为Right-of-way Network的一部分,供他人通行。很有趣的文章,很sound的结论,我喜欢。Make sure you read the whole thing.

罗斯巴德的另一个问题是我没事瞎琢磨出来的。既然在无政府资本主义社会中,侵权行为只能由受害人或其家属提起诉讼,那么对于一个身处异乡没有亲故,甚至从来就是无依无靠的人,一旦被杀害,有谁能为这一起命案声张正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